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奇幻·玄幻 ->从红楼打卡签到简介
听书 - 从红楼打卡签到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六十章 林妹妹变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紫鹃再一次偷偷打量林黛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姑娘真的变了。

    往日总是缠在眉宇间,这么都消不去的那股忧愁伤怜不见了。

    跟着林老爷去了一趟后仿佛整个人都开朗了许多。

    “可是抓到你了。你总看我作甚?”

    林黛玉似有感觉,眼皮子一番,就见紫鹃正怔怔的打量着自己,人都有些发傻。

    放下手中的书卷,轻笑着说道。

    “不为什么。就是感觉着姑娘眉宇间没有忧愁,比往日里开朗轻快了许多……”

    林黛玉留下了一串银铃样儿的笑,却并没有回答。

    她当然轻快很多了。

    因为她心底里最大的担忧不见了。

    陈家世兄有大机缘,竟然遇到了仙缘,他们父女就跟跟着分润分润好处了。

    就跟陈世兄说的要分润她爹爹的功德一样,他们自然也能分润陈世兄的仙缘了。

    林如海、林黛玉父女什么对陈玄策此前的那番话深信不疑?

    那就是因为陈玄策毫无保留的‘暴露’了自己的小心思么。

    分润林如海的功德是其一,蒙林如海的照应是其二。

    陈玄策‘坦坦荡荡’,所以才能取信于林如海、林黛玉。

    林黛玉没有成仙的愿求,她现在只想着盼着自己的父亲能长命百岁,甚至在身体康复之后再能给自己生下个小弟弟,那就真死而无憾了。

    虽然她有些伤感自己母亲和弟弟那时候为什么没有遇上这种好事儿,但她很快就掐断了这点小心思,她知道那是自己贪得无厌了。

    现在只要父亲能平安无事,林黛玉还有什么可愁可怨的?

    她现在都开心的恨不能飞起来。

    她太开心了。

    往日的那些不开心,那些不愉快,在林如海性命无忧这巨大的喜讯面前,就像被沸水泼洒的冰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而相由心生,这时候的林黛玉又怎么会有什么忧愁伤怜呢?

    不过虽然人很高兴,但在不经意望向陈玄策房间位置的时候,林黛玉还是有些担忧的。

    因为保密起见,陈玄策依旧在房间里‘养伤’,他希望林如海能给以配合,看能不能吊到一两条贪吃的鱼儿。

    所以林黛玉很担忧陈玄策的安危。

    说句不好听的话,她甚至宁愿代替陈玄策去死。

    因为只有陈玄策活着,她爹爹才能长命百岁,才有可能在身体康府后为林家留下子嗣。

    对比这一点,林黛玉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性命比陈玄策珍贵。

    但她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所能做的除了祈祷陈玄策平安无事,就只有继续祈祷了。

    陈玄策继续窝在床上,肩膀上挂着纱布。整个人闭起双眼,静静的等待着。

    他不知道鱼儿什么时候会上钩,他这才刚刚开始,他这点耐心还是有的。

    事实上已经有鱼儿来到徐州了。

    距离驿站不远处的一处酒家里,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正在用餐,从他的角度,是正好能看到驿站的正门。

    中年人用餐速度不紧不慢,过了大约有两刻钟,一个青衣小厮来见他。附耳说了些话,中年人摆了摆手,那个相貌无奇的小厮就退下去了。

    又过了一刻钟,中年人才用完饭菜,丢下一块碎银子,摇摇摆摆的走进大街不见了。

    距离驿站挺有一段距离的一家客栈。

    千面狐包下了一个小院,小院的隔壁就是一家三代四口人都在驿站里做工的人家。

    “舵主。陈玄策就在驿站东北角的官房将养,他的一切入口的汤药饭菜都有专门之人做,也有专门之人转送。普通人根本近不了他。”

    不止是进不了他房间,那就是整个人都近不了丝毫。

    徐州官府现在把驿站围得水泄不通,哪怕是进去一个蝇子,都恨不得分辨出公母来。

    千面狐眉头皱的死死地。

    这还真是个难题。

    但是没办法啊,他想要上位舵主,总堂给出答复了,取了陈玄策的首级再说。不然他就只能是扬州的代舵主。

    想到烦心事他挥手叫手下人下去。

    “韩螭这混蛋,凭白那么大名头,能不能把人置于死地都估量错。”

    韩螭在消失之前还是给黑魂留下一个话头的,说陈玄策必死无疑,但林如海还完好无损。他老婆受了重伤,接下来他要护着他爱妻养伤,可不会再去杀林如海了。

    上头又没有听了大怒千面狐是不知道,反正他是挺爽的。

    林如海死不死不急于一时,张乘风他们能保得住林如海一时,可保不住林如海一世。到时候只需要一个黑蛇,就能轻易的置林如海于死地。

    但陈玄策不同啊。

    这厮武艺高强,年纪又青青,现在不杀他,等个三两年,怕是韩螭想杀他都难了。

    如此的也算是为黑魂除去一个隐患加仇人了。

    不过叫千面狐万万想不到的是,陈玄策这个被韩螭定性为‘死亡’的人,他竟然没死。

    只是受了重伤。

    听到这个消息后千面狐心头就狠狠地骂起了韩螭。

    亏得还是积年老魔呢,干事忒不靠谱。

    这人死没有死,还能‘看’错吗?

    他当然不知道韩螭轻易泯灭了陈玄策的刀芒后,一掌击在陈玄策肩膀上,汹涌滚滚的寒潮顺势攻入,那陈玄策就有死无生了。

    跟陈玄策碰了两下后,韩螭自然对陈玄策的功力心知肚明,自付自己一掌之下断无活路的。

    所以才撂下了这句话。

    如果他现在知道陈玄策并没有死,而仅仅是受了‘重伤’。

    韩螭怕是比千面狐刚急于杀了他。

    陈玄策叫他丢人丢大发了。

    当天晚上,千面狐没入隔壁家,很快带着一老一中两个人回到住处。

    “快与我说一说驿站的情况。”

    千面狐一巴掌拍开老头的穴道,老人家刚迷迷糊糊的醒来,就对上了一双泛着奇异光泽的眼睛,瞬间就跟迷失了心智一样,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千面狐从头到尾都静静的听着,直到老头说完,眼中异光闪现,老人家就又睡了过去。

    这只是摄心术的一种,昔日食菜事魔的摩尼教流传下来的小把戏而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