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武侠·仙侠 ->剑侠风云志简介
听书 - 剑侠风云志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三十章 五千两的情报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三十章五千两的情报

    张三爷,原名张维端,乃是这水牛码头有名的大商贾,借着地字堂的名号,逐渐创出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而“维端”这个名字也已经逐渐被人忘记,取而代之的,是“三爷”!

    然而叱咤商贾之道多年的张三爷,今天在面对眼前这个神秘少女时,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处处吃瘪。

    此时,他感受到钟灵溪言语之中的威胁,中年汉子的眼中已经隐隐带着一丝杀意。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中年汉子压低了声音,低声嘶吼道。

    “我想要干什么,建议你最好还是别知道了,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现在唯一能让你不后悔的事,就是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买,又为什么要卖?”

    张三爷的嘴角抽了抽,就这样与少女对视了良久,就在他张口要打破这种对峙局面时,钟灵溪突然开口阻止了他,提醒道:“注意,我问的是你们,可不是你哦!”

    中年汉子深深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眼皮耷拉下来,木然道:“为什么买,很简单,自然是有人想要呗!至于为啥又卖了,也很简单,买来的都不是想要的。”

    钟灵溪看着对方半合着的眼眸,知道这已经是对方的底线了,哪怕在威胁利诱,她也很难获得更多信息。

    虽然对于这句话钟灵溪还是有很多疑问,但也好过毫无头绪。

    ……

    “有没有他适合的武功秘籍?”美貌少女笑着问道,说着还伸手指了指身后的窦小武。

    张三爷瞥了一眼还傻愣着呆在当场的青年,恨声说道:“这小子学了也没用,他是傻的!不对,他不仅傻,而且还瞎!”

    听到中年汉子这口气,显然是在责怪窦小武将钟灵溪带到这里来,如果不是青年被少女的美色所迷,他张三爷今天也不会在这儿受这等气。

    “三爷,费费心,找一找肯定有的,我不还价!”美貌少女笑着说道。

    大约过了半盏茶功夫,中年汉子抛给了窦小武一本两指后的书,封皮上面写着“蛮牛散手”。

    青年汉子看着手中这本武功秘籍,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激动地一时间就连句道谢的话也说不清楚。

    “这蛮牛散手,不更适合蛮牛诀吗?”钟灵溪皱眉问道。

    张三爷眼眸一亮,终于逮到了一个机会可以好好显摆下自己的专长,便义正言辞地说道:

    “非也,非也。这蛮牛诀与水牛锻体诀乃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内劲功法,一个是增强战阵搏杀的能力,另一个则是增加基础肉身力量。而这蛮牛诀真正适合的是蛮牛铁炮拳,这蛮牛散手更多是近身缠斗的技巧,反而更适合肉身力量强大的水牛锻体。”

    美貌少女点了点头,问道:“那这本儿多少钱?”

    “四千九百两!”张三爷摸着胡子一脸惬意地说道。

    此话一出,原本抱着武功秘籍爱若至宝的青年,瞬间脸色变的苍白无比。

    “休要漫天要价,这蛮牛散手,也就是万象级武功秘籍,根本到不了传承级,怎么就卖这么贵?”钟灵溪皱眉问道。

    虽然钟家并不缺钱,但并不代表每个钟家人都愿意当冤大头。

    张三爷吹胡子瞪眼道:“刚才就跟你说了,万象级的一千两起,传承级的五千两起!这本万象级秘籍,我定价四千九百两,怎么就乱开价了?”

    美貌少女听到这话,顿时语塞。在她的认知中,万象级功法大都在一千两以内,传承级功法则在一千至五千两之间。

    毕竟这些秘籍中记载的都是武学功法,而非内劲功法,其对于实力的提升并不是决定性的。当然像张铭的“天下熄风指”这样的顶级的武学功法,自然不在这个范畴。

    天下武学功法繁多,其中大部分属于万象级和传承级。在其上自然还有更强力的武学功法,人们统称古迹秘籍。

    凡是古迹秘籍记载的武学功法,已经不是寻常武者得到就一定能学会的了,它需要一定的机缘,或者说修炼前提。

    这也是为何那日在落叶城的四海阁中,那件来自古迹的甲胄,只因其内部带有功法字样,最终就以七千八百两的高价被人买走了。

    要知道那只是一种可能,换句话说,那甲胄上的文字,也有可能什么都不是,就是用这七千八百两去赌一个可能。

    “既然是朋友,你又知道我给小武买,还开这么贵?万象级武功秘籍,你觉得这个价合适吗?”钟灵溪正色道。

    “姑娘,不必如此……”少女身后的窦小武连忙将手中的秘籍还给中年汉子,同时摆手说道。

    少女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对方一眼,而后依然盯着对面的张三爷。

    “我当然知道,不过我卖这些秘籍,也是担着风险呢!再就是,我比你了解这小子,一千两与四千九百两,对他来说没区别。”

    这位张三爷倒也十分光棍儿,坦言承认道。

    钟灵溪点了点头,从腰间的荷包中抽出一叠淡紫色银票,足有十张,五千两。

    “找钱!”少女十分利落地将这些银票甩给了对方,并出声提醒道。

    中年汉子笑嘻嘻地从摊位上捡起银票,又将之前钟灵溪递给他,买虫息丹的一百两递了回去。

    钟灵溪捞起那本武学秘籍,带着一脸震惊的窦小武头就像船舱外走去。

    中年汉子见对方扭头就走,也不含糊,啧啧笑道:“五千两,换一个消息情报,这个买卖值了!小友!”

    美貌少女脚下一顿,平静说道:“之前的话收回,你我并非朋友!”

    张三爷眼珠子一转,点头应道:“这话说对喽,咱俩就当谁都没见过谁!”

    钟灵溪不再迟疑,便朝船坊外走去。

    ……………分割线……………

    秦凯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西北城门,以及被炸开的豁口,心中惊疑不定!

    他与尹十三在听到那声巨响之后,便一路向这边赶来,不过一路上他们两人也是时刻警惕,毕竟作为先头部队的张岩石一行人毕竟是敌人,保不齐会留下什么陷阱之类。

    也就使得两人的赶路的速度始终快不起来,就连在后面紧跟着的张铭、易惜风等人,也赶到了他们前面。

    “巴图,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身穿一身黑甲的披甲汉子脸色阴沉地看着在城门前列队的整备的守将。

    身穿红黑色大氅的汉子,一见这两人,立刻带人围了上来。

    “巴图,你这是干什么?”秦凯皱着眉头问道。

    “头儿,这个人,很可能与春风镇有联系!”巴图一边解释道,一边伸手指向一脸冷厉的汉子。

    周围手持马刀的黑甲士卒,齐刷刷地拔出武器,直指向脸色阴冷的尹十三。仿佛就在等巴图一声令下,便要动手将此人擒住。

    “什么?春风镇!”披甲汉子一脸惊奇地问道。如果说身为西南城门的守将,城门被毁受了一定刺激,让他疑神疑鬼,这些秦凯都能理解。

    可巴图的质疑竟然是与春风镇有关,这让一直忙着与隐仁势力不断战斗的披甲汉子有些措手不及。

    目前五方势力中,最有威胁与落叶城一战的,便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崛起的隐仁,他们完成了在落叶城眼皮子底下的蜕变和成长!

    三日吞并铁心村,一举建立隐仁镇!

    这一系列举措让原本就相对独立的各方势力,变得更加难以管控,姬申扶落叶郡霸主的地位,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而作为落叶城东西附庸之一的春风镇,无疑是姬申扶完成一统大业的第一个目标势力。无论是收集各方武功秘籍,还是专门派姬人屠这种重量级人物出使春风镇。

    这些都在不遗余力地向燕冥波展示着,落叶一方的诚意!

    “等等!先不要动手,为何这么说?”秦凯抬手制止了要扑上来的黑甲士卒。

    身穿黑甲,手中握着马刀的士卒有些迟疑,毕竟对方是六扇门的负责人。虽然军旅之中,讲求听命于自己直属上级,但若是目标是顶头上级,大部分士卒还会选择收手观望的。

    “大人,我们刚刚查出一众奸细,他们自己招了,说是沙河帮的人,前去与城外的春风镇探子接头。”巴图简单将之前的经过复述了一般。

    “什么?你说是沙河赌坊的舵主指使他们做的?”尹十三一脸杀意地问道。

    巴图瞥了一眼秦凯,点头应道。

    “哼!这个贱人!早知道就不放她走了!”冷厉汉子恨声低吼道。

    秦凯是后来察觉到剧烈的内劲波动,从南城门赶来的。当他赶到时,正好目睹了张岩石与赵龙,在巷弄击溃青河堂堂主李青平的战斗。

    所以披甲汉子并不清楚沙河赌坊的事情经过,也不知道秦红药在这次事件中,起到的关键作用。

    只是还不等尹十三出言将此事解释清楚,一名身穿小厮打扮的汉子,骑着快马向这里奔来。

    “是大人府上的!”尹十三眼尖,一眼边看出了来者的身份。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在场众人才纷纷反应过来,齐声拱手道:“恭迎大人令!”

    那小厮翻身下马,快步跑了过来,走到近前,从怀中取出两封信件,冲着秦凯与尹十三道:“两位大人,郡宰大人传令!”

    秦凯与尹十三相视一眼,满是疑惑,不够还是上前单膝跪下接了命令。

    “命你二人先将此信件看完,速做决断!”汉子朗声说道。

    秦凯接过信件,将其中一封递给了尹十三,两人很快边看挖了这封由巴图写的守将加急军情。

    顿时也明白了,为何巴图一上来会将他们俩围住。要不是秦凯这位铁壁将军威名太盛,再加上他本身就是六扇门的负责人,相比此时的尹十三已经被一众黑甲士卒擒住了。

    披甲汉子看完信件,目光中闪烁着疑惑,他深深看了一眼身边的尹十三,淡然道:“看来你得好好解释解释了!”

    冷厉汉子轻叹一声,将手中的两柄狭刀放下,抛给了披甲汉子,然后淡然说道:“咱们先休息一下,我慢慢跟你们说。之前连番大战,我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放心跑不动了。”

    巴图皱眉看向秦凯,显然是听从这位首领的调度。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巴图,你让你手下的兵将将这城门周围肃清,然后派一队人马去春风镇吧,无论如何,都得告诉姬大人一声,他毕竟此时身在春风镇。”

    身穿黑红大氅的汉子立刻点头应道,然后引着这两人上城楼上歇息片刻。

    ……

    易惜风带着已然气息不稳的两人,跟着那只红宁鸟来到了一处闲置的庭院。还没退开院门,就听到一道破空声从自己左侧传来。

    白净少年虽然也受到了将进酒的功法反噬,但其肉身强度毕竟惊人,此时作为三人中唯一保有一定战力的人,时刻做好了迎战准备。

    不过转瞬,易惜风就发现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向自己飞奔而来的并不是暗器,而是一道灰色身影。

    身影并不高大,甚至有些娇小,黑色的大氅依然遮掩不住少女动人的身姿。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牵挂着白净少年的李新添。

    下一瞬,少女便出现在易惜风的身后,少女咬着嘴唇,没有多少什么。

    白净少年轻声道:“放心,我没事儿!”

    易惜风不说还好,这一开口,李新添的眼圈也跟着变红了。她轻柔的小手此时已经抵在了白净少年的后背,一股股内劲源源不断地灌入,滋养着对方体内的经脉。

    张岩石与芦花花也跟着闪身而出,分别搀住了张铭与赵龙。

    “他们的情况不大好,先进屋再说!”张岩石一扶住锦衣青年,便察觉到对方体内乱窜的内劲,这是散功的表现,也是即将堕境的先兆。

    芦花花同样皱着眉头,对身后的夏鸣飞低声道:“快准备一些新衣服和针线,赵龙的伤势不轻,需要赶紧处理一下。”

    双刀少年独力应对侠者入室境的尹十三,虽然那时的冷厉汉子在与其战斗之前,就已经被张铭的“天下熄风指”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甚至受了不轻的伤,但依然能将赵龙重创!

    至于连续大战的张铭,也因过分透支,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看着被抬进去的两人,易惜风笑着对身边的少女说:“我就说,我没事儿吧!”

    话音刚落,白净少年眉头微皱,不过眼神中多了一抹暖意,还有无奈。原来,李新添听到他的风凉话,忍不住在其腰间软肉上拧了一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