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历史·穿越 ->明匪简介
听书 - 明匪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49对子(一)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蚍蜉传搜书网”查找最新章节!

      金声桓部驻扎在枣阳县西面的双沟口,人数约莫千数。为了确保左梦庚有足够的时间在赵营活动,大部队将在枣阳县内滞留三日。常言“兵贵神速”,可金声桓部却一反常态,甚至不惜冒着剿寇误期的风险。如此因私废公,怕也只有左良玉部队才做的出来。

      此来赵营的加上左梦庚、左思礼、金声桓统共不过十骑,当下四马相对,赵当世反应快,先朝立马于左思礼身畔的后生行礼道:“公子一路辛苦了。”

      那后生正是左梦庚,他咧嘴回礼:“晚辈素闻赵叔威名,但想有朝一日能够得见,纵然跋涉千山万水,又有何辛苦可言!”来前左良玉叮嘱过他,称赵当世为“叔”,既显尊重,又显亲热。

      “营中已摆下宴席,为公子等接风洗尘!”赵当世笑呵呵道。

      正说间,自后又赶上来一骑,马上人先后与左梦庚三人见了礼,后至赵当世身前拱手道:“赵兄,郧阳一别,别来无恙。”说话之人国字脸上有三缕长须,仪表方正,正是当初闯王高迎祥麾下得力干将刘国能。今日再见,少了几分锐气,更添几分沧桑。

      左思礼笑着说道:“刘都司与赵大人也是老相识了,今日正好叙旧,喜上加喜!”

      赵当世连声称是,与刘国能寒暄几句,只觉其人早没了初见时那股子傲气,话里行间都是恭维迎合,心中不由嗟叹。想昔日“闯塌天”这三个字放在豫楚也是令人听之要抖上三抖的狠角色,不想现在朝廷军中亦只能充个小小的都司之职。可见物是人非、斗转星移,皆在一念之间。

      刘国能似乎也看出赵当世眼中对自己的惋惜,又或者是不敢在左梦庚等人面前太过表现,总之再说两句后立刻便低头敛声不语了。赵当世暗自叹气,亦无多言,在前引路,带左梦庚等人入营。

      中军大营,赵当世坐东位,左梦庚、左思礼、金声桓与刘国能则在西面宾位次第坐下。徐珲等则在下首作陪分坐左右。

      左梦庚少年心性,最是争强好胜、爱慕虚荣的年纪,赵当世两三奉承话出口,直将他捧上了天去。大喜之下,左梦庚已经完全顾不上左思礼、刘国能等人的连连暗示,只顾吹牛扯皮直将赵当世当成了知己一般。看着他手舞足蹈的欣喜模样,赵当世暗自冷笑。

      二人聊得入港,酒到微醺,赵当世侧头对左梦庚道:“今为贤侄驾临,营中还准备了个别致的节目。为这节目,叔叔可是好生费了一番苦心,准保贤侄欢喜。”

      满脸通红的左梦庚笑逐颜开,道:“叔还有什么节目?”

      “贤侄等着。”赵当世微微一笑,随即给候命已久的周文赫使个眼色。

      周文赫下去后不久,只听管弦声变,三声梆子轻敲,中军大帐的帐幕徐徐拉开,众人看将过去,只见自外一个接一个,数名女子翩然入内。

      左梦庚讶异道:“叔,这是什么路数?”只见那数名女子莺莺燕燕,长裙曳地,各自夺目。每人双手上都托着一个小木盘,小木盘上则摆着个数个小酒杯。

      赵当世不答,拍拍手,那本婷婷立于席正中的女子们见状,均换上灿烂笑容,莲步轻挪,翩翩步入上首。赵当世再一拍手,这些女子同时转身一周,带起长裙在半空散开,犹如多多绽放的牡丹花,观之令人心旌神摇。

      左梦庚当先鼓掌喝彩起来,左思礼等见了,也都附和叫好。赵当世笑一声,朝那些女子呼道:“还不敬各位贵客酒!”一句命令出口,女子们异口同声道声“诺”,声音皆婉转轻灵,娇甜难当。紧接着,这些女子们脱离队伍,各自散去,各自找到个一名客人,面对面跪坐下来。

      赵当世斜眼看去,跪在左梦庚身前的即是一早安排好的饶流波。但看饶流波今日发髻高盘,粉黛艳丽,一张俏脸妖娆动人,俯身间酥胸微露,较之从前更多了好些妩媚。此时她还未开口说话,但转视左梦庚,早已双目突出,唇齿张开,一派惊为天人之神情。

      待所有女子均就位后,赵当世环顾朗声道:“各位来宾,此乃赵某诚心布置的小戏,以增席间情趣,助我等酒兴。”接着又道,“这些姑娘们身前都有盘,盘中有酒。她们皆擅唱酬,来宾们需与之作对。譬如姑娘说‘炮羊’,宾客对‘脍鲤’,便算好对,姑娘罚吃一杯酒。反之若是坏对或对不上来,则宾客罚吃一杯酒。”

      左梦庚笑道:“法子虽好,可这谅这几杯小酒,我纵然全罚了,也不碍事。”

      赵当世摇头道:“咱们今日约定了一醉方休。只有姑娘或宾客其中一个醉倒,这一对方才罢了。各位说如何?”这话一出,下首围观看戏的赵营陪客们都高声叫好。

      金声桓面露难色道:“我今夜前要回营地,吃酒太多只怕不妥。”

      刘国能亦道:“鄙人不胜酒力,也不好饮多。”

      赵当世说道:“金大人放宽心。双沟口四面都是官兵营地,来往逡巡,你不去也不会有岔子。”又道,“刘兄顾忌我亦知晓,必是担忧家中那河东狮吧。你亦大可放心,此间乐,你我不说,绝无外传。”说完,仰头大笑。

      左梦庚正在兴头上,不悦二人败兴,板着脸道:“人家尽心竭力安排咱们,咱们岂能不解风情?军停三日,今日纵然饮酒再多,还能醉到三日不醒的境地?你两个切莫再说那些个扫兴话,只吃酒便了。”

      赵当世附和道:“贤侄说的是。况且吃酒与否全看输赢。二位都见多识广,届时还需对姑娘们手下留情则个。”

      金声桓还想再说,但瞥见左思礼递来个眼神、冲着自己微微摇头,当即抿嘴,与刘国能相视无语。

      这时候席间众人开始起哄,气氛热烈。赵当世朝饶流波点了点头,饶流波对着左梦庚抿嘴一笑,朱唇轻启:“郎君,那奴就开始了。”

      左梦庚浑身发酥,点头如捣蒜道:“娘子请,娘子请!”说话间一双眼不住上下打量着浑身散布着熟媚气息的饶流波,不一小会儿就已口干舌燥。

      饶流波先道:“书。”

      左梦庚应声答道:“画。”继而笑道,“这一局是娘子输了。”

      饶流波娇声道:“郎君有才,奴甘愿受罚。”言罢,伸出玉指自盘中夹起一小酒杯,利落地将杯中酒饮尽。

      “好!”左梦庚抚掌笑道,目光到处,从杯中渗出的几滴酒水顺着饶流波的下颌滴入她半敞着的胸前,直令他双眼发直,“娘子痛快,再来!”

      饶流波点头道:“锦绣。”

      “锦绣......”左梦庚一时间想不出,他虽然自小有先生教学文化。但却始终兴趣不大,每每学习均是心不在焉,随意应付。故而几年下来,实则没有多少墨水。

      饶流波又等片刻,见左梦庚兀自抓耳挠腮,浅笑道:“郎君还答不出,那这杯酒该吃。”

      左梦庚巴不得输一局讨得美人芳心,一叠声道:“该吃,该吃!”说着,伸手就要去取盘中杯。但不想手伸一半,却给饶流波挡住了。

      “公子贵体,不需亲劳。”饶流波眼波流动,双颊泛出淡红,玉手一只轻压着左梦庚的手,另一只则在盘中择了一杯,缓缓端起。

      “娘子体贴。”左梦庚意夺神摇,接过酒杯的空隙,有意无意碰了碰饶流波的手。但看饶流波眼中柔情似水,并无半点抗拒之意,心中窃喜。

      这两人的眉来眼去,赵当世都瞧在眼里,暗自点头。此前布下的计划便是让宾客们少赢多输,尽可能多的饮酒。而那一盘子的酒杯中,又是二分装水八分装酒,姑娘们输了,择装水的酒杯便是,以此与善饮的宾客们长期周旋下去。

      转眼间,左梦庚那边已七八杯酒下肚。这些酒都是赵营中压箱底的上等烈酒,杯子虽小每次量不多,但积少成多,那后劲终归还是慢慢堆了上来。左梦庚固然算个老酒缸,可此时观之,也已有了几分醺然。

      再看左思礼、金声桓、刘国能三人,刘国能因秀才出身,尚可与姑娘战个平手,但左、金二人则免不了节节败退。尤其是金声桓,一开始说有公事在身,不可多饮,但几杯黄汤下肚,劲头起来,什么军务公务全抛到爪哇国去了,这时候都已开始自己讨酒喝,辽东武人粗豪的个性展露无疑。

      “秋露横江,苏子月明游赤壁。”

      到得后来,饶流波口中的题目已颇难,左梦庚哪里能对将出来。而且酒劲扰人思维,他半醉半醒下只是道:“娘子厉害,娘子厉害,我受罚,我受罚。”

      赵当世见时机到了,凑上去道:“贤侄,你醉了,这对子就不对了吧。”

      左梦庚拿手架开他,嚷道:“我哪里醉了?我没醉,对子对的正好。”

      赵当世暗笑,又道:“贤侄,你看这姑娘可还成?”

      这本是一句极为突兀的话,不过左梦庚垂涎饶流波已久,加之酒兴上脑,当下听来倒是顺遂自然,回道:“这姑娘,甚美,又......又有学识,在叔营中,叔真好福气!”边说,已经毫无顾忌,只把目光在饶流波身上来回扫荡。

      赵当世拍拍他肩膀,道:“贤侄有所不知。这是我的义妹,钦慕贤侄名声已久。是以我今日特地选她出来服侍贤侄。”

      左梦庚闻言惊讶道:“哦?是叔的妹子?那我却失礼了。”

      赵当世摇头道:“和老叔还讲什么失礼不失礼的。我与令尊神交已久,今贤侄代父而来,我怎可不竭力以迎?”说着一拍胸脯道,“若贤侄看小妹还得体,我便让她长期服侍贤侄也未尝不可。”

      左梦庚大惊失色,道:“我何德何能,能得令妹相陪!”

      赵当世听出他虽惊,但却无抗拒意,且说话时仍不住瞟向垂首不语的饶流波,于是肃道:“贤侄此言差矣。我与令尊兄弟也,纵以性命相交割犹不悔,更何况贤侄与小妹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二人相处,最是相宜。”

      左梦庚如在梦中,喃喃还要推辞,但架不住早已心猿意马,无意间瞥见饶流波一双秀目正楚楚可怜望着自己,心当即化了。

      赵当世更进一步道:“我这妹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执拗。以她的容颜,寻一佳偶本非难事。可她却一意坚持要找像郎君这样的少年英才托付终身。我拿她无法,只能听之任之,但贤侄此来,正是天意授受,要你二人结一段缘。”说完,看了眼饶流波。

      饶流波立刻夹起一杯酒,双手端着,娇怯怯道:“公子请吃酒。”

      左梦庚怔了怔,回过头再看一眼赵当世,心中一热,将酒杯接了过去,毫无迟疑。蚍蜉传最新章节地址:蚍蜉传全文阅读地址:蚍蜉传txt下载地址:蚍蜉传手机阅读: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喜欢《蚍蜉传》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手机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