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武侠·仙侠 ->却道寻常简介
听书 - 却道寻常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264章钱还是要给的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血红色的阳光自天边落下,越过了陈留城的古色城墙照在了孙府内院当中。

    李广倚靠在残骸之上,面带笑容就此而逝,那张脸被暮色映的火红。

    无数人陡然间沉默了下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即便再如何高喊着众生平等,当朝王爷和江湖修士的命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用最俗气的话来说那就是王爷的命要更值钱,可以死千百个江湖人,但不能死一个王爷。

    只是李广还是死了,吕轻侯那一剑虽是竭尽全力但想要杀他却还是差了一丝,就算再加上怨龙之气反噬也万万要不了他的性命。

    只是李广自知再也杀不了萧泊如,是以故意求死。

    死前想起了梁小刀之前说的那句诗,放到现在来看也是颇为应景。

    “也许他根本就不想杀萧泊如。”

    梁小刀远远注视着李广,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

    刚刚他明明能下杀手却犹豫了一瞬,在几乎所有人看来那是因为不想杀陈落所以方才犹豫了一瞬,但李广真正的想法又有谁知道呢?

    也许他根本不想杀萧泊如,只是想找死而已,就如同他死前所说的一样,这沉闷至极的世界,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吕轻侯扶起了白玉汤,苍白的脸上尽是复杂,他并不想杀李广。

    这位晋王爷固然太过不合群,但毕竟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这不怪你。”

    白玉汤有些虚弱的宽慰道。

    吕轻侯没有说话,书生讲规矩,修浩然气,是非对错一眼分明,他只是觉得有些可惜。

    每一位五境都很宝贵。

    陈落收起了短刀,对着倚靠在残骸上的那道身影再次行了一礼。

    萧泊如坐在石墩上,又说了句真丢人。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幕,此事过后可以说萧泊如便活了下来,自陈留往三圣斋的道路将会一片平坦,再也不会发生任何意外,直到现在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无法接受这件事。

    萧泊如自绿海濒死而归,一路走在生死关上,明明一碰就会死,现在却活了下来,而且晋王李广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一位五境宗师就此消逝在了陈留城,四周众人看着这一切,似乎还无法回过神来。

    李休走到了李广身前站了许久,他和这位晋王爷虽是同辈,却没有任何交情,甚至就连见面也是第一次见。

    没有感情自然不会伤感,他只是觉得有些可惜,有些遗憾。

    “来人。”

    太阳落了一半隐入山中,陈留城渐渐黯淡下来。

    李休开口喊了一声,声音不大,却传遍了方圆数千米。

    听雪楼没有动弹,他们知晓这不是在喊他们。

    人群面面相觑。

    梁小刀身上的伤势好了个四五成,虽说仍旧不轻,但起码能够活动自如,见没人应答他的脸上瞬间涌现一抹烦躁。

    “人呢?狗日的长史死哪去了?耳聋了吗?老子看你是不想干了是不是?”

    他走到李休身侧,扯着脖子仰头大喊道。

    “哎,来了来了,下官在这,在这呢!”

    几乎是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长街那头就跟着响起了一个声音,听起来有些急促和焦急,不过片刻功夫便看到一个身材枯瘦的官员身后跟着数百军士跑了过来。

    脚步停下,平复了一下呼吸后冲着李休深深地行了一礼:“见过世子殿下。”

    然后又转头对着梁小刀拱了拱手,脸上强挤出一个微笑:“见过梁小将军。”

    梁小刀微仰着下巴,用鼻孔对着他讥讽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看你是当老大当习惯了,忘了这陈留城里到底是谁做主。”

    那官员听了这话一张脸唰的一下就白了下来,额头上甚至都冒出了冷汗。

    “梁小将军这是什么话,这陈留城做主的当然是世子殿下,我只是一个小小长史,区区别驾,不过是暂时帮世子运筹运筹罢了。”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梁小刀冷哼一声,说道。

    李休皱了皱眉头,轻声道:“好了,郑修元,好生收敛晋王爷的尸身,择日送到长安城,交于太子。”

    “得嘞,没问题。”

    郑修元对着李休呲牙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跟着忽然想起了眼下不是露出笑容的时候,急忙干咳一声重新浮现了一抹悲哀。

    李休也不在意,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示意他退下。

    郑修元犹豫了一下,问道:“殿下不和我们聚一聚?”

    李休沉默了会儿,摇了摇头。

    郑修元叹了一口气,转身将李广的身体托在玉牌上,对着李休又行了一礼,缓缓退去。

    陈留城是李来之的根,这里的官员自然都是自己人,郑修元当然也是。

    只是这件事不宜牵扯朝廷,是以自始至终陈留城的一派官员都不曾露面。

    目视着郑修元托着李广的尸身远去,在场的万余人都是萌生了退意,身形渐渐朝后退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就凭他们这这些人想要在两大五境宗师和青角司陈落手中杀掉萧泊如,那无疑是痴人说梦。

    何况晋王爷死了,即便这件事是江湖纠纷,晋王李广也是主动掺和进来的,虽说生死有命与外人无关,但那毕竟是晋王。

    谁也摸不清楚震怒之下的朝廷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散了。”

    李休抬头看了一眼人群,淡淡道。

    听到这话,四周所有人如蒙大赦一般松了一口气,对着李休拱了拱手,通红着脸匆匆离去,前后不过小半个时辰,围绕在孙府以及长街上的万余人便散了个干干净净。

    孙府下人早已消失的没有踪影,千余听雪楼弟子从远处归来散在四周,将李休等人围在中央,面带警惕。

    即便是大戏落幕,不到终场就不能放弃警惕。

    吕轻侯将头上发带向后甩了甩,搀扶着白玉汤走到了李休的面前,三人面对面站着。

    李休微微躬身,行了一礼表示尊敬。

    吕轻侯伸手扶住,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算盘,上下不停地扒拉着,发出了清脆响亮的声音,不一会儿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李休认真道:“此次我二人不远万里而来,几乎身死,更是杀了晋王爷得罪了朝廷,按理应当收钱四百万两,鉴于我二人是毛遂自荐,是以相应优惠些许,但三百万两怎么还是要给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