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都市·青春 ->深夜学园简介
听书 - 深夜学园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336、做太阳(1/2)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小米从去年7月份至今,已经离开这个家大半年了。以往她总是想不起自己的家在哪里,只知道是在黄家村,今天在丁佳敏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只是那个曾经装满欢声笑语的小家,已经残破的不成样子,让她伤心的大哭。

    她紧紧地捧着曾经穿过的小鞋子,似乎想通过这个追忆流逝的往昔。

    她不让任何人抱,小小的一个人站在家里大哭。

    丁佳敏跟着眼眶红了。她帮她捡起另一只靠墙边的小鞋子,又把那块狗狗窗帘取下来,叠好,准备带回去给小米留作念想。

    她和张叹想把小米带下楼,但是小米不肯,她到处寻找妈妈的照片。

    但是这里哪还有她妈妈的照片。这里自从她离开后,就再没出租过,因为太破旧了,房东懒得再整理,便把能用的家具当废品卖了,剩下房间里的这些破烂。

    “小米你跟我来,我一定给你找到妈妈的照片,好不好?”丁佳敏蹲在小米面前,捉着她的小身子说道。

    小米闻言,哭肿了的眼睛呆呆的看着她。当丁佳敏再说了一遍,她才反应过来,点点头,跟着她下了楼。

    这栋楼有些危险,太破旧了,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丁佳敏有房东的电话,当初调查时就联系过。她给房东打电话,没一会儿,一位老太太从旁边的小巷子里走来。

    她就是房东。

    “咦?这是小米吗?”她第一眼看到丁佳敏脚边的小米,认了出来,当年她和她妈妈在这里住了三年。

    小米先是一阵迷糊,接着恍然,也认出了老奶奶。

    她哭兮兮地喊了一声奶奶,跑过去小心翼翼地询问知不知道她妈妈去哪里了。

    房东老太太怎么会知道呢,要是知道,早就告诉丁佳敏了。

    “她交了往后三个月的房租,什么都没说就不见了。”房东老太太当初是这么对丁佳敏说的。

    现在,她也是这么告诉小米。

    小米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掉落,小白见好朋友这么伤心,难过地走过去,红着眼睛和她抱在一起。

    喜儿没有过去,她站在张叹脚边,无声地哭,不停抹眼泪。

    自己遭遇困难的时候,她可以表现的很坚强,但是看到小伙伴这么悲伤,她却坚强不起来。

    张叹递给她纸巾,以免她老往他裤子上擦眼泪。

    “你这里有小米妈妈的照片吗?”丁佳敏问道。

    不怪丁佳敏找房东老太太要照片,因为根据她的了解,小米妈妈这几年接触最多的人之一就是房东太太。

    当然她也有工作,但根据她们的了解,小米妈妈在单位经常独来独往,询问同事时都说对她不是很了解。

    她羞涩胆小,不擅长交际和言辞,和陌生人人说话会脸红,是那种很普通很普通,在人群中极没有存在感的人。

    老太太想了想,说有,刚租房给小米妈妈时,有给她拍过照片,用手机拍的。

    她当即拿出自己的老年人手机,翻啊翻,照片太多,都是孙子孙女的日常,直到翻到好早以前,才找到了一张小米妈妈的照片。

    照片中的她满脸青涩,看着镜头眼神有些躲闪,露出略带羞涩的笑容。她个子不高,大概160cm出头吧,身型娇小可爱,圆圆的脸,是个小美女,看起来说是高中生都有人相信。

    事实上,她失踪时只有24岁,三年前,也才21岁,再推算,生下小米时19岁。

    丁佳敏调查过,小米妈妈是高中毕业后,孤身一人来到浦江打工,做过很多工作,多是底层工作,比如餐馆服务员、站门口的迎宾员……

    丁佳敏把照片递给小米看,小米小心翼翼地捧着手机,盯着这张照片,仿佛在回想她的妈妈是不是照片上的这个,最后终于确认,这就是啊。

    小米忐忑不安地询问房东老太太,她能要走这张照片吗。

    老太太惊讶地问:“你都没有自己妈妈的照片吗?”

    小米可怜巴巴地摇头。

    老太太叹口气,和蔼地说:“我把这张照片发给你。”

    “谢谢奶奶。”小米说。

    老太太给她擦了擦满脸的眼泪,说:“不用谢,这是你的妈妈,本来就应该给你。”

    要到了妈妈的照片,小米今天的目的便达到了。房东老太太和他们聊了会儿,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又说了一遍,顺便谈起曾经的一些交往片段,最后叹着气走了。

    她的这栋小楼租过很多人,发生过很多很多故事,小米母女俩不算最特别的那个,但却是最后那个。

    “我们去把妈妈的照片洗出来,挂在你的房间里,好不好?”丁佳敏问小米。

    小米可怜巴巴地点头说好,再次感谢了小敏姐姐。

    丁佳敏摸摸她的小脑袋,没有说什么。现在这时候,说什么都不起作用,这种伤痕是心里的,需要时间疗伤,需要温情做药。她的任务很重。

    她抬头看着眼前这栋隐藏在阳光阴影下的两层小楼,这里一定发生过很多很多故事吧,她想到照片中那个羞怯含笑的女孩子,想象她是如何一边打工一边拉扯小米长大,她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她的爱情一定不顺利吧……

    想到这些,丁佳敏觉得如果换做是自己,她可能要崩溃的。

    她忽然心胸开阔了许多,与小米妈妈的遭遇相比,她的那点情感上的挫折算什么!

    她告诉自己要坚强振作啊,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要做自己的太阳,更要做小米的太阳。

    下午,丁佳敏没有再送小米去幼儿园,她伤心成这样,去幼儿园不是好的选择。

    她带着小米离开了,没有说要去哪里。

    张叹目送警车开走,先是看了看小白,小白忧心忡忡,她想跟着小米去,好继续安慰她。

    他再低头打量脚边一直没说话的小喜儿,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吗?你哭的也太惨了吧。”

    喜儿闻言,抹了一把眼泪,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嘤嘤嘤说:“我难过死啦,小米好可怜吖~~”

    张叹见她手里擦眼泪的纸巾都泡软了,说:“把纸巾扔掉,换过一张。”

    喜儿擦了擦眼角,嘟嘟小嘴巴,说这已经是最后一张了。

    “我给你一包你都用完了?”

    “我的泪豆子停不下来呢。”

    张叹无语,心说你真是厉害,一包纸巾用完了,这是流了多少眼泪。

    “我好想姐姐啊,我要去找姐姐~~”

    看了小米的悲伤,喜儿忽然觉得自己真幸福,她有姐姐呢,她有一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