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都市·青春 ->神医狂妃:王爷你人设崩了简介
听书 - 神医狂妃:王爷你人设崩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七十章:本王的快乐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陆锦宸不管不顾的浅啄着宋怀瑾的眼角眉梢,含混道:“哪里藏不住?”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想要什么,不会轻易写在眼睛里,更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我看穿。”宋怀瑾被他撩动着,思绪却跟着渐渐紧张起来。

    陆锦宸身上的毒不是解了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他天性如此,还是之前的毒多多少少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他。

    “那你说说,我此刻在想什么?”

    “呵,你想把我扒光了,然后就这样绑在榻上,可能还会喂我吃药,你想看着我因为你哭,想听我边哭边向你求饶。”

    宋怀瑾几句话说得格外清心寡欲,却更加激起了陆锦宸埋在心底的YU望,这个画面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愈发热的人面红耳赤。

    咣!咣!咣!

    “六殿下,您找我。”

    几声敲门声伴随着江彧的呼喊渐渐破坏了这暧昧温暖的气氛,陆锦宸一愣,似乎格外不悦于他的打断,但是江彧是他叫过来的,又不好回绝。

    看着那委屈的表情,宋怀瑾莫名心情大好,笑道:“起来吧,江先生来找你了。”

    陆锦宸依然恋恋不舍的看着面色微红的女子,只觉得她越发好看,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耳垂:“我想送你一对耳坠。”

    “干什么?”

    “打一对碧绿色的呆在耳朵上,做那事儿的时候,一定很好看。”

    “越发不正经,起来。”宋怀瑾不悦的推了推他,没有推动。

    “你不戴我就不起来。”陆锦宸又祭出了那一招百试不爽的流.氓式撒娇:“怀瑾,戴耳坠吧,带给我看看,我想看,戴吧,好吗?”

    “好好好,你先起来,江彧该等急了。”

    陆锦宸又低头吻了吻女子的额头,这才恋恋不舍的起身,给宋怀瑾解开手腕上的红绳,眼巴巴的看着女子穿好衣服,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走向门外。

    江彧依然礼数周全,低头作揖道:“见过殿下。”

    陆锦宸转眸,仔细看了看江彧,从那张为自己无数次出谋划策的嘴巴,看到那双走遍各地为自己游说的脚,良久,才收回目光,一丝丝心疼泛上心头:

    “江彧,我今天叫你来,有三件事需要嘱咐。”

    江彧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神色跟着一顿,几步跟上去,依然保持着惯有的严肃:“仅凭殿下吩咐。”

    “第一,我想迎娶怀瑾,你把这件事情张罗一下,向全城搜罗玫瑰花布置婚房,最好把整个房间铺满,做的浪漫一点。”

    “是。”

    “第二。”陆锦宸深吸一口气,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鼻子,张口,又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最终,还是不舍得开口。

    那是江彧啊,那是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跟了他三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江彧啊!

    就算是他几年前潜入冠梁城,发现江彧是为了阴谋接近他,发现江彧亲自救了把自己害成这样的宋怀瑜,都没舍得赶走的江彧。

    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江彧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他迟疑的看着陆锦宸,做出一个惯常的微笑:“殿下,有什么话可以直说,臣不介意的。”

    陆锦宸脚步一顿,良久,转头轻轻拍了拍江彧的肩膀:“江彧,我其实,一直把你当朋友,当亲人的。”

    “是。”

    “从今以后...”陆锦宸深吸一口气,似乎想让初冬冰冷的空气给自己一点勇气,让自己再狠心一点,把自己最信任的下属推开。

    对江彧狠心一点,也对自己狠心一点。

    “从今以后,你就跟着你师父孙夫子一起教书吧,就在临渊城,我不会让你远走的,也不会让你再有机会联系冠梁城的人。”

    “是。”江彧没有一句反驳,依然礼貌的行礼。

    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如今陆锦宸没有大发雷霆的跟他撕破脸,已经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可是要说不难过,是绝对不可能。

    一个谋士跟自己君主的感情是任何人都无法企及的,那是数十年征战天下,宦海沉浮所换来的,比生死之交还坚定的感情。

    江彧一向沉稳的声音也有些发虚,浑身仿佛被抽开了力气,虚弱的支撑着整个身体,却依然保持微笑道:“殿下,第三呢?”

    “你觉得,谁能接替你的位置?”陆锦宸认真的看着他,除了作别江彧的伤感,这是他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一位君主,不可能没有一位永远忠诚于自己的谋士。

    他依然记得,他说服江彧助他时,其他皇子羡慕嫉妒的目光,可是这天下第一大才子,终究也不能再继续跟着他。

    “临渊城工部校书郎,夏侯书。”

    陆锦宸顿住,仔细思索片刻,还是问:“为什么不是宋怀瑾?”

    “殿下觉得,臣跟您不是一路人。”江彧的声音照样得沉稳冷静,仿佛世间没有什么事能让他转变一个态度,他认真道:

    “但是臣觉得,不论现在如何,到最后臣会和怀瑾是一路人。”

    “你之前不是还说我像她?”

    “是。”江彧道:“怀瑾跟您是一类人,但是一类人并不意味着同路,这一点殿下比我清楚。

    而且,怀瑾说想保冠梁城周全,但是冠梁城的人要的不一定是周全,多少具白骨才堆出宋怀瑾这么一条命,那些老臣要的是复国,不是周全。

    而且,若是殿下倾其一生征战天下,最后君临之时,还能拱手让人吗?就算您舍得,跟着您出生入死的那群将士舍得吗?

    元籍会让您这样吗?

    您跟宋怀瑾反目成仇还不是迟早的事?”

    陆锦宸一边听着,心脏一边往下沉,只觉得这刚刚捂的他难受的狐裘此刻冰的吓人,那凉意透过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传遍四肢百骸。

    一直以来,他都对于自己和宋怀瑾的关系隐隐担忧,但却说不出来为什么。因为他想征战天下,还宋怀瑾一个太平盛世,这似乎并不冲突。

    直到如今,立场的问题才被江彧赤果果的揭露出来。

    是啊,他跟宋怀瑾归根到底不是一路人,就算他们想做一路人,他们各自身后的人,也不会愿意让他们同路。

    这个问题一直在明面上,只是他跟宋怀瑾从来都不敢想,纵然想了,也不敢放在明面上说。

    “好了,你下去吧。”陆锦宸摆手示意江彧离开,出了门,独自漫步许久,直至夕阳西下,压抑在心中的苦闷才算终于舒缓了一点,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却没有刚知道时那么令人难以接受。

    他走到成衣店里拿走了两套自己五年前就定做好的喜服,刚准备回去,就见那店里挂着一见鲜红的里衣,那衣服的领口处设计的十分宽松,还有配套的红绳。

    这衣服,有点眼熟啊!

    陆锦宸忍不住驻足,听着店小二跟一个大肚子富商介绍着:

    “老板,您看,这是宋怀瑾同款衣服,连捆绑手腕的红绳都做的一模一样,这是今日上的新品,买回去让您夫人穿上,您就能瞬间感受六殿下的快乐!”

    陆锦宸不禁想起今日穿着这衣服的宋怀瑾,这样一想,回城主府的步子又加快了几分。

    推门,回到房间的时候,宋怀瑾刚刚沐浴完从隔间出来。

    鲜红的衣服披在身上,露出精致好看的锁骨,头发湿漉漉的垂下李,溅湿了几点衣服,让莹白如玉的肌肤星星点点的若隐若现。

    宋怀瑾正赤脚拿白色帕子擦着头发,远远的看见他笑了一眼:“你回来了。”

    陆锦宸愣愣的点了点头,笼罩在心头一下午的阴云登时烟消云散——那群没品位的成衣店,本王的快乐,你们懂个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