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武侠·仙侠 ->武侠巅峰之上简介
听书 - 武侠巅峰之上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四百五十九章 智者光环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太白行·苍榛蔽层丘。”

    身影万化,如真似幻,却非是进取,而是后退。叶长庚从五兵围剿中退出,目光看向那四周五兵围绕的轿子,满眼的忌惮之色。

    他想过自己无法杀秦旸,却未想过连逼对方真身出现都做不到。哪怕是现在有伤,秦旸的实力也已经到了一个极难估算的地步。

    “叶长庚,”秦旸轻笑道,“你的实力也算是不凡,但想要逼本座现身,起码也得有大诗胸那水平才行。亦或者,你们纵横家的纵横一刀传人出马,与你合招一同对付本座。”

    “你很了解纵横家?”叶长庚闻言,不由问道。

    他不知道所谓的“大师兄”是什么,但对于秦旸对纵横家的了解深度相当好奇和心惊。

    也不知秦旸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竟然对多年未曾出现的“纵横一刀”都颇为了解。

    “你说呢?”秦旸道,“作为纵横家的敌人,墨家岂会不了解?”

    “若是本座没猜错的话,隐藏起来的纵横家,也是萧冕的底牌之一吧。这么多年萧冕横压大玄,纵横家竟是一点踪迹都不露,当真是了得,当真是叫人讶异。”

    纵横家和墨家互为对手,无数年来一直纠缠不休,时而为友,大多数时间却是为敌。

    论势力和实力,纵横家应该是不弱于九算改制之前的墨家才是。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纵横家却是一直不显踪迹,哪怕是萧冕当年对抗道门的困难时期,也不见纵横家的势力出现。

    只要出现,就难免留下痕迹,就有被察觉的可能。

    但纵横家这些年来唯一出现的传人就只有叶长庚,且叶长庚身上的纵横家痕迹极淡,人们更关心他国师心腹、六扇门总捕头的位置,却不关心叶长庚师承何方。

    于是乎这么多年下来,大家对纵横家的印象渐渐淡化,甚至可能会有些人产生纵横家只剩叶长庚这么一个传人的错觉。

    “这一次萧冕渡劫,若是关键时刻纵横家出手,那么道门也许就要重演二十年前的悲剧,再也没有崛起之日了。”

    秦旸赞道:“不得不说,你们纵横家的人就是够脏。”

    纵横家之纵横,依仗的是智而非力,除了某两个靠剑说话的纵横双剑,其他纵横家传人的心都挺脏的,尤其是眼下秦旸可能要面对的这一代纵横家传人。

    话到这里,叶长庚已是有了退意。

    他是没想到,这老五是越来越恐怖了,不只是实力,还有这眼力和智慧。整个道门都没关注到这一点,他却是关注到了,光是这一点,就能让人警戒万分。

    再留下去,叶长庚也不知自己今天能不能活着离开。要知道,此时云山剑派中的喊杀声已经停了,全派上下上千人应该被杀得差不多了。

    要是等到玄翦、掩日等人赶来,和秦旸合力,那么留下叶长庚也不是不可能。

    “老五,你当真是叫叶某讶异了,看来这局势还有的变化。”

    叶长庚深深看了那无损的轿子一眼,直接御剑离开,须臾间就只见小小一个背影。

    在他离开后不久,玄翦的身影出现在轿子旁边,道:“可惜了,要是他再迟一刻走,也许真能让他把命留下。”

    “别小看剑者的敏锐,也许正是因为我们能把他留下,他才会及时抽身。”秦旸道。

    “是师者你的智慧太过令人震撼,才会把他吓走的,”玄翦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道,“师者的智慧犹如渊海,令属下敬佩不已。叶长庚也正是察知这一点,才不敢多留,因为他怕师者你和他的谈话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我们赶到杀他。”

    他人完全无法察觉的秘密,师者竟是轻松察觉并道出,这能不叫人震撼吗?

    玄翦自问要是换做自己,也会因此心生退意。

    “呵呵,就是因为你们都这么想,叶长庚才会被本座轻易诈出消息。”秦旸轻笑道。

    当真智慧通天吗?秦旸觉得不是的。

    他只是知晓纵横家的传承有多厉害,然后轻轻诈叶长庚一下罢了。只因为纵横家目前表现的实力有点不符逼格,秦旸故弄玄虚小小诈了一下。

    然后,叶长庚就上钩了。

    这要是换做一般人,叶长庚绝对能面不改色地否认对方的猜测,但要是换做想来算无遗漏的秦旸,那就不一定了。

    秦旸头上顶着个智者光环,在论剑大会算计矩子之后,他人对秦旸的印象便是智深如渊海,他人万万不可及。

    正是因为这个,当秦旸透露出自己对纵横家的了解,并作出试探之时,叶长庚直接上钩。

    因为他是智如渊海的智者,所以他看透己方布置,也是理所应当,不是吗?

    所以说,固有印象害死人,只要顶上相应的光环,哪怕是鲁智深也可能变成他人眼中智深如渊海的智者。

    “师者这话是什么意思?”玄翦问道。

    “没什么意思,”秦旸随口转移话题,“云山剑派的典籍搜罗完成了吗?和星宿相关的典籍几何?”

    之前秦旸把目标一直放在楼观道上,但他却忘了,以星斗在道门之中的重要性,任何一个上档次的门派都少不了相关方面的典籍。

    也许这些典籍不比楼观道的精深和全面,但积少成多,也是一种不小的收获。

    秦旸在经过兰陵生提醒此要点之后,便加急屠杀二五仔的节奏,第四个目标就拿云山剑派开刀。

    以云山剑派的名声,应当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吧?

    “星斗方面的相关典籍不少,属下要恭喜师者了。”玄翦笑道。

    “不过有关适时感应星宿方位的测量法,以云山剑派的底蕴却是不太有可能拥有。兰陵生在粗略翻阅部分典籍后,提出这方面的法门,还得靠楼观道。”

    结草为楼,观星望气,因以名楼观。楼观道在星象方面的研究,天下少有人能出其右,要是连楼观道都没有这方面的典籍,那秦旸就只能靠大罗天燃烧劫力进行推衍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