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武侠·仙侠 ->医不容慈简介
听书 - 医不容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十二章 她只是我的病人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赵泽自然认得此人便是麻裙大婶救下的小郎中,只是不知对方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心中自然也是生出了些许悔意。

    干嘛非要为一个死士而大张旗鼓呢?

    自己又为何非要亲自来送呢?

    大概这就是因为自己戒不了情的原因吧!想到自己行那弱冠之礼时,父王就对自己说过,分不清情,终将毁于情!

    他看不惯宫中视人命为草芥的行为,更见不得为了一己私利,操动干戈之事。



    不然现在挥手下令击杀此人,不是就要省去很多麻烦?

    李避五指伸开,静立于身侧,保持自己的动作不给对方任何的敌意。即便如此,在李避开口的一瞬间,他还是感受到了旁边二层楼中拉弦绷紧的声音。

    “一饭之恩,约定今日替她解痛!”

    赵泽鼻中一顿深吸一口清晨之气,还没升起的太阳像是直接照在他心头,将那不忍直视的黑暗照了个通透。

    “她已经死了。”

    “那就更不能让她带着这痛死去!”

    “死人三天开棺,是忌讳的!”

    “我是江湖郎中!她是我的病人!”

    “为何非要在此地替她解病?”

    “她的魂在这!”

    赵泽转头看向这个夺命的包子铺,心头不禁狠狠使然,纵使你毛巾会根脉再深我也要一查到底。好一个江湖游医,好一个解病散魂。

    出灵过关不回头!

    赵泽后退至十步之距,闭上双眼道:“开棺!”

    白日开棺闻所未闻,周围抬棺之人虽有惊讶但又何敢质疑,平放棺材于灰白地面之上,带起了一丝灰尘,像是引起了留在此地还未离去的麻裙大婶的魂魄。

    看着赵泽点头示意,两名黑衣人一左一右站定,同时发力。钉死的七钉旋转而上,需要三人固定三人抡锤才能敲砸的定魂钉,竟是被这两个黑衣人如此轻易的抬起。

    钰不禁轻声道:“百石之力的十名高手,也就皇宫能有这般手笔。”

    赵泽仰头看向天空,深吸一口气道:“日出前完成一切,我赏你一两黄金;若是完不成,你便算是亵渎了我的家人,你要赔命!”

    博老二看着李避从自己身边经过,不由得暗叹一声大将军眼明。宠辱不惊云淡风轻,你不说他是碟探都没人相信!

    一手搭在木棺之上,杉木十三圆,刻为一口棺,朱红色的油漆映衬着死人的面庞红润有光。李避脱下自己的便鞋,怕是弄脏了这大婶静卧的布景。

    踩在鞋上,李避翻身进入棺尾之处,轻轻闭眼默哀三息,这才不紧不慢地脱下麻裙大婶的鞋袜,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刀具。他有依仗才会来,至少这些人杀不得他。

    记得治愈钰的第二日,李之之便悄声告诉了自己这女子的内力之深。离得越近,感受越深,这神秘的选夏朝钰姓女子,可不止是一斗之力的强者。

    十斗!

    万石既满才是一斗!也就是说,这女子的内力远强于那黑毛巾。想来也是,不然怎么能闯入雁门关呢?又怎么能成为一朝之子的守护人呢?

    割下麻裙大婶的鸡眼,处理好伤口,一切回归原样。李避喃喃道:这金丝绒棉倒是世间少有,百年不腐保您尸骨不受潮湿之寒;杉木方棺护您毒虫不饶。生前遭罪,死后长眠,这一生也是足够了!

    “别了,大婶!”

    左手握银,右手握金,静躺于一生都不曾触及的名贵衣料之上,麻裙大婶的尸体面对着淡蓝的清晨,依旧绽放着最美的笑容。

    一身忠铁骨,

    半世念旧情。

    瘸腿无名氏,

    卧棺笑终生。

    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李避双手抱拳向赵泽作揖道:“多谢大人成全小民。”

    说罢,不卑不亢转身便走,赵泽眉头一皱,冲那黑衣人颔首点头。

    黑衣人身速无声,三步便靠近李避,钰见男子并无杀气,暂且按兵不动。她若是一动,怕是这寻夏城所有的兵力都会向这里集中。暗中等待的黑衣人,瞬间便会松开引弦之手。

    “砰!”

    黑衣男子撞在博小二的身上,借着强大的内劲拉回平衡,速度没有丝毫减慢,一手拍在李避的药箱上,止住了他离去的步伐。

    原本松了一口气的李避,僵硬着身子缓缓转回,目光丝毫不在身前的黑衣人身上停留,看向远处的赵泽道:

    “莫非是太阳升起了?大人可要做那言而无信之事?”

    赵泽舔着上嘴唇道:“还以为你是什么清贫良医,想不到却是一个江湖骗子,哄我开棺,却夺走下葬人手中之物,欺人太甚!”

    围观众人心头大震,莫非这挂着医字旗号的郎中,是一个行骗者?

    也有人认出了当天就在街上寻医问诊的李避,轻声向着周围众人解释着什么。

    李避当是赵泽问他要麻裙大婶被割下的鸡眼,拉开药箱取出一个瓷瓶道:“要这鸡眼,直说便是,为何非要向我泼脏水?”

    哄笑之声从周围传出,黑衣人瞬间释放出萧瑟之杀气,场中瞬间鸦雀无声。

    赵泽总觉得李避不该就这么离开,似乎这一刻他的光辉形象异常的刺眼,他总觉得李避应该做点什么不一样的事,比如刺杀他、或是夺财。

    见惯了家中的明争暗斗,赵泽突然有点无法接受这般圣人的作态。

    “那你告诉我,她手中的金元宝去哪里了?”

    寻夏城本就靠近边关,死尸终究是不少,场中自有发阴才之人。他们知道,越是身份尊贵之人的墓穴中,发现的宝物就越多。这男子不同寻常的身份,棺中之人手握元宝也是应该。只是他们没想到,会有人比他们更大胆,居然直接上去当着人家的面去讹诈?

    想到这,他们心底不由得有点佩服这个年轻人,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更比一代骚啊!

    “搜他!”

    李避身边的黑衣人当即倒过李避的医药箱,刚好这几日李避药箱中的丹药全部被钰耗光。只剩一柄小剑直接没入了地面,一个针灸包和一块石头!

    赵泽眉头一皱,自己明明嘱咐下人放入一块黄金,为何会被换成石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