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武侠·仙侠 ->医不容慈简介
听书 - 医不容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五十二章 绝代双骄奈何天妒红颜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靠着旗念苒后背的旗思芸横转长笛于手间,声如黄呤悠然传出:“院里有人,一个是父亲,一个……”

    长笛御手,笛音骤转,摘月之音隔空而落,音浪直指这书院不该出现的陌生男子气息。旗老三有心阻拦,但自己女儿这特殊的声音他又无可奈何,当即开口道:

    “芸儿不得无礼,这可是乌孙国最尊贵的客人!”

    李避浑身一抖,原本调动起抵御这般音浪的内力毫无作用,便是自己的衣物也在这声音之下被无孔不入。像是杨柳软手拂过全身上下,腿间一震,一席帐篷砰然升起。

    一团红雾从李避脸颊升起,这西域之人的问候方式未免太过直接!不和他握手,而是直接和小李避握手,当真是尴尬至极!

    “哎呀!”

    旗思芸暗骂一句,脸色微红道:“姐姐,阿爸带男人来也不说一声,羞死人了!”

    旗念苒捂嘴一笑,轻轻吹干自己的字迹,合上厚厚的小册道:“你怎么好意思怪阿爸,这院里的男人们哪个没被你捋过?”

    感受到背后气呼呼的旗思芸,旗念苒岔开话题道:“给你的礼物也快写完了,期待你喜欢呦!”

    旗思芸满心在骂自己的阿爸,都是他告诉自己区分男女最好的办法就是有没有第三条腿,不想自己的声音真的触碰到时,那般温热的东西居然瞬间变成了钢棍!面色羞红的她,可顾不得姐姐在说什么。

    李避好一番默念《清心咒》这才解开自己尴尬的身体状态,这般不归自己控制的器官当真是容易让人难堪。跟着旗老三走进这书院之中,好家伙,院中别无它奢侈之物,只有琳琅满目的书籍。

    上至先楚时代,下至泰安明史,纵横千年的书籍皆被收录于此。震惊不绝的李避顺着书目走上二楼,便是许多中原缺少的残本都在这里有着存放。旗老三的身份,越来越让李避好奇了,这么多的中原之书,他又是通过何种渠道弄来的呢?

    看着书籍崭新的模样,显然是有人在精心管理这些书。很难想象一个满脸胡茬的西域大汉,居然会有收藏书的爱好。

    推开屋门,李避眼前一亮,两张美轮美奂的艳美之脸正对屋门,虽说没有化妆,但西域女子独有的细眉大眼同样别有风情。不同于旗木得招待客人之时那女子的奔放之姿,却有深居书香之中独特韵味。

    李避双手合十,微微低头道:“让女施主见笑了,贫僧失态了……”

    旗老三倒是很满意李避的反应,连布道者都能魅惑的女儿,可是他最值得骄傲的事。看到背身相坐,侧脸于门的女儿,旗老三心头又生出一丝叹息。

    说清李避的身份后,旗老三期待地看着李避为二女号脉,刚刚和李避相谈之时,他是有所保留的。布道者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出现的,可自己的女儿一生却只有这两个,旗老三不愿意毫无保留地相信任何人。

    旗念苒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丹凤之眼,底梁之臂,倒真是书中所言大气运的承载者。无怪乎能成为佛门的布道者,单是这丰满的天额,就足以承载这世间的因果。

    旗思芸想到刚刚自己的音浪碰触过这位布道者大人的身躯,哪里还敢看李避的双眼,若不是后背连着自己的姐姐,怕是早就钻进了锦瑟棉被藏了起来。但是转念想到,自己的声音感受这男子浑身经脉全通,当真是世间难得的练武奇才,居然还会医术

    塔尔寺未免有点太神奇了!当真是世间高僧汇聚之处啊!

    浑身经脉全通者,可是天下奇才,无论这男子选择何种武学,若是他想,则便能成。就是去要饭,说不定他也能要出个门道来。就看他愿意在哪个领域花费时间了!

    李避感受着二女一动一静的脉搏,略一思索,索性同时捏住二女的手腕。二指微微发力,轻声道:

    “匀速呼吸,心勿掺其他杂念……”

    感受着李避手指间传来的温热,一种异样的感觉同时从二女的心头升起。二十年来第一次和异性男子如此亲密接触,这布道者好生无礼,让旗氏姐妹如何能心无杂念?

    旗老三捏红了自己的食指,便是伤口之痛,也全然无法转移他的注意力。有寻脉同时给两个人一起看的嘛?莫不是在占自己女儿的便宜?

    ……

    一个个混乱的想法从旗老三的心头生出,这一刻的他,却要比自己两个女儿还要担心。想着这么多年只能隔着铜镜去看彼此的女儿,旗老三心头满是怨恨。

    恨这老天为何如此不公,当年让他做出丢一保二的艰难抉择!

    放下二女的手臂,李避起身就要走出这屋内,他的心头难过不已。越是懂医术,面对这种情况心头便越是难受。

    旗思芸到底是泼辣的性格,看着李避不说什么结果,就要直接离开,当即道:“大师莫不是碰了我二人的身子,就要不负责了么?”

    旗念苒美眸一转,应声接道:“治不好就说治不好,不打声招呼就这般离去,未免太让人小瞧了。”

    背对着二女,李避看着旗老三道:“其实你明知道该怎么救,又为何非要吸引我来看一看呢?”

    旗老三咬着下嘴唇,心头的悲伤如海浪一般冲刷着他最后的心里防线。“还是没有其他办法么?”

    “大师,您能和您的患者讲讲她的病情,告诉她她的病因,能治不能治嘛?”

    李避自然知道手中握着长笛的女子,便是旗老三的女儿,如此音律之才,若是放在中原,早被贡为座上宾了。

    丝毫不理会两位女子的挑逗,李避就要走出这房门,旗念苒轻轻站起身,带着旗思芸一同站起。宽松的西域式旗袍展露出二人修长的身材,若不是连在一起,她们哪一个不是搅乱整个西域的绝世盛颜呢?

    “大师,请留步。小女子只愿问您一句,这病能治不能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