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武侠·仙侠 ->医不容慈简介
听书 - 医不容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十二章 惊现戚家枪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毁了楼兰的天才可汗,断了御守边关的何运鸿在天子心目中的形象,加深西域和边关的仇恨。

    好深的算计!

    拓跋景康不知道他的宫心计,却成了钰苓的解惑石。

    钰苓看向角落女子的眼神也充满了一丝不善,不知这女子的真实身份又是何方势力呢?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便拥有随意编织谎言的特权。

    李避按在拓跋胡琉的脉搏上心生诸多疑惑,他的脉象既有洪大有力寸谓的洪脉的迹象,又有脉细如线的细脉之感,这种矛盾的脉象,不该在一人的脉搏中出现。

    “莫不是这拓跋胡琉是女子?”这个想法倒是将李避都吓了一跳。

    二指轻点拓跋胡琉的下颚,掰开他的嘴唇,这一看,李避可是吓了一跳。

    青绿色的舌苔,可是将死之人的迹象,再定睛细看,他的舌边还有不少淤血、瘀斑。加之拓跋胡琉长时间服用毒品,李避心头出现了一丝猜想:

    以拓跋胡琉的内力身后,即便是长时间服用阿芙蓉,三年的时间他的身体也不该下降到如此程度。

    舌头的迹象表明他的血液循环并不好,虽有壮火之气,但是心血已虚,这是哀之悸动引起的病变。

    抛开这些,真正让拓跋胡琉出现这般分裂的人格迹象的,还是另一种毒!

    是有人在给拓跋胡琉下了慢性毒!

    “可汗,敢问去世的娘娘的身份是?”

    拓跋景康一愣,不知李避意有所指,正要开口却见角落中的海妮耶手持戏台上的红缨之枪之刺而来。

    狭窄的空间本不适合这般武器的进攻,没有发力的空间,便是这长枪又能发挥出几番威力?但是海妮耶手中的长枪,加了一个旋转,竟是兀自迸发出极强的劲破。

    长枪一横花飘零,

    松风追月伴我行。

    “你果然是戚家人!”

    屋中惊人的枪势,让李避早有提防,李避伸手一拨,分毫不差地拍在这红缨枪脖,躲开这致命的一击。

    起身立起濮步,立掌而出。

    不是李避不想后退,实在是这空间太过狭小了,他若敢背身朝后,等待他的一定是长枪贯胸。

    六朝纷乱之年,西楚有江湖用枪第一高手,所在家族中人更是以一手“戚家枪”威名天下。

    当年孙王孙黎枫本欲一人吃下西楚王朝,三万大军包围西楚旧都雁门关。

    关中走出骑兵一十八位,不着片甲,一身布衣,直言为报西楚先皇一饭之恩,愿为雁门关挡下此劫!

    十八人冲锋,一人剩独臂而回。

    三万孙王的强军,被凿成了十九段。

    孙黎枫哪里还有脸面围攻西楚?多年后,直到十五路诸侯合围之时,他才敢来这雁门关之地。

    而那所剩的独臂之人,报恩之后便带着家人离开了西楚,踏上了西域寻找族中神兵之路。

    ……

    本就感受到这里有一股枪势的李避,在看到这女子这般白蛇吐信般的出枪后,瞬间就肯定了此女的身份。

    莫不是她给这拓跋胡琉下的毒?戚家似乎没有很出名的毒呀!

    转枪画圈,此女将手中被拨开的长枪瞬间画出一圆,以枪身横击李避左肩。猛虎扫鞭般的气势,若是被击中,李避的这只胳膊怕是要被废去。

    无冤无仇,为何海妮耶出手如此狠辣?拓跋景康已到李避身后,出手时却是稍一犹豫,让李避吃点苦头未尝不好!

    鹿俯下腰,李避的身形如同惊鹿一般,瞬间向后仰去,枪身上的破空之声,擦着李避的鼻头而过。

    眼看长枪要刺破边墙了,海妮耶双手一压,收放自如,长枪朝着李避下腰之处就要砸下。

    一秒。

    钰苓直接飞过众人头顶,到了李避身边。

    二秒。

    拓跋景康面色不善地挡在了李避身前。

    自始至终,戒吹都没有动过,他太了解李避了,若是李避都躲不过,他去也没有什么用。

    三秒的时间,海妮耶依旧保持着要持枪砸下的动作,像是被人点了穴一般,一动不动。

    拓跋景康惊讶地发现,海妮耶的身前居然有七根银针。隔着这般衣物,用七根银针能精确地订到人的穴位,这小郎中的确是有点东西啊!

    李避擦去额头的汗渍,幸亏这女子拿的是戏枪,若是给她一杆戚家枪,怕是李避不会如此轻易地制伏她。

    “可汗倒是打的好注意,让人给你治病,还要随意被偷袭么?明明能及时出手,却故意犹豫一下,我苓狐虽打不过你,但你晚上睡觉也要当心了。我也会光明正大地偷袭回去的!”

    拓跋景康心头一寒,整个西域谁能受得了苓狐的偷袭?只当苓狐是在说气话,想到海妮耶是在李避问起娘娘的身份时,才会突然暴起杀人。莫不是这其中有什么联系?看向李避道:

    “娘娘的确是戚家人,这位海妮耶其实是半个戚家人。和娘娘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只不过她的母亲是被我们楼兰国灭国之人!”

    “那国可有什么出名的毒药?”

    “你的意思是我哥哥中毒了?”

    拓跋景康一皱眉,灭去的那般小国实在是太多了,他的映像并不深。毒药八成也不出名,所以没有什么映像,看着海妮耶焦黄的面庞,他托着下巴道:

    “那个小国出名的只有石钟乳和硫磺。”

    “那就没错了……石钟乳、硫磺、白石、石英、赤石脂,这五种药可以合成五石散,让人形成一种分不清现实与想象的迷幻药!让这位先生误以为自己中了阿芙蓉的毒,所以才会吸食阿芙蓉来压制自己的幻觉。”

    拓跋景康看向一动不动的海妮耶,想不到这个女子竟然有如此狠毒的心肠?

    钰苓看着这女子,开口道:“实不相瞒可汗,当年我等压根就没有看到今天戏台上的那一幕,娘娘就没有到过雁门关!”

    两行泪水顺着海妮耶的眼角流下,真相又怎么解释给世人听呢?

    娘娘是她的姐姐,是纯粹的汉人血统,她又怎么会只为西域所考虑呢?包括娘娘的父亲在内,她们来西域的目的就是为了寻回戚家军当年流失在这里的名枪——霸王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