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武侠·仙侠 ->医不容慈简介
听书 - 医不容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七十六章 旗木得的报答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旗木得和旗老三演了这般苦肉戏,一次便将十三国可汗统统灭去。

    带着四国可汗手谕的旗老三不费吹灰之力地吃下四国,楼兰借道两国并未和旗老三碰面,亦是同时转身,吃下身后的两国。

    失去了国内可汗这个信仰支撑,十三国根本无法形成丝毫有效地抵抗,顷刻间便被一击击溃。

    一番大战,西域十六国沦为三国。

    龟兹国内十大高手遭屠,阿里郎可汗不得不和泰安被夺了名分的二皇子,联手攻占了周围之国;

    楼兰遭到两国拼死抵抗,国力的差距,加之拓跋景康的强大,整个反抗的过程不到三天而已;

    唯有乌孙国凭借着旗老三的通关手谕,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四国的领土。

    原本旗木得是想借此机会,联合龟兹直接吞下楼兰的,却不想待自己醒来之时,便看到浑身是伤的尹初和旗老三等待自己的评判。

    旗老三不知自己的哥哥还有这般后手,尹初也没想到旗木得还有事瞒着他,一石多鸟的计划,却是砸到了自己的脚,三人心头各有隔阂。

    事了,尹初要去杀李避,旗老三却是要去救李避,二人这般矛盾更加难以调和。

    旗木得说了句:“李避终究是异族人。”

    旗老三交出手中兵权,转身离开大帐,停驻在门口,深谙李避心事的旗老三叹了口气道:“就和当初的苒芸一样,不撕破脸大家永远都能和气如亲,你却总是容不下他人。”

    旗木得有心解释:我容得下,可我这个可汗的地位不能容啊!

    终究是解释没有说出口,旗木得拨给尹初三千人马,冷声道:“看到他的头,我才能放心地睡下!”

    “其余二人呢?”

    “一不做二不休!”

    “塔尔寺的传道者也在其中!”

    “统一了西域,我们才是传道者!”

    尹初带着森冷的铁钩走出国帐,从军不杀戮,哪有从军的兴奋呢?想到那个一本正经欺骗自己的郎中,尹初的心头就直冒怒火!

    他平生有三大恨,一恨自己生不逢时,二恨自己童年黑暗,三恨破他家国的白马轻骑!

    自己的父母没有给他好的生活环境,那就杀了他们;

    自己的师傅苦练魔功,养三百义子吸食童血,他便杀了将他视为自己儿子的师傅;

    现在离自己国家不远处就有三十个白马轻骑,带着自己心生的第四恨,说什么他也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三千对三十三!

    尹初的心头已经出现了折磨李避的模样,他要让他不得好死,这场战斗他们不可能输!

    “乌孙国城西八十里地,三十白马轻骑静候三人归来!——六!”

    捏住六公子传来的讯息,尹初咧嘴一笑,一切都在计划中,杀了李避,引起何运鸿的怒火,灭了旗木得的大军。

    六公子便能名正言顺地得到乌孙国!

    暖风吹过四月天,谷雨时节,西域依旧没有雨。常年的干旱,带来的便是无尽的黄沙中,绝然不同的风貌。

    迎风口的黄沙越吹越散,吹出一片洼地,若是能下一场大雨,这里一定是一片清澈的湖泊。

    背风口的黄沙不停地堆积,垒出一座沙山,似能遮荫避阳,却不知这是沙漠中最危险的地方。

    松沙易崩,崩则如塌山裂石一般,无人可活!

    李避指着沙山道:“莫校尉可知这沙山该如何引崩?”

    一路无言的众人,没想到李避会在这时提这样一个古怪的问题,莫提并未多想,而是伸出拇指比划着沙山的高度和到他们这的距离。

    轻声道:“沙崩之时,没有一粒沙是无辜的。

    这便是在说像这般沙山,迎风口和背风口的走沙量相似,但凡是再多一粒沙,这沙山都会顷刻间崩塌!”

    李避从自己的靴子中倒出黄沙,继续问道:“若是有伏兵藏于这沙山之后,该当如何?”

    莫提略一点头,此人果真是有大智慧,一眼便看出了这般兵家必争之地。

    “的确是伏兵的好地方,但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当年西域十六国最畏惧的就是龙翔军,他们最喜欢在这种地方作战,打不过的时候,就一箭射崩这沙山,从不留活口!”

    “一箭就能射崩嘛?”

    “要能射穿背风口的气口,这样进沙量只要比出沙量多一粒,沙山就会瞬间崩塌!”

    李避露出了一丝众人不解的悲伤,除了何运鸿等人,这些人并不知道他就是曾经龙翔军侍奉的少主,西楚皇子!

    龙没沙海君莫笑,

    翔驰四方退万敌。

    军马横踏西域恼,

    纪崩沙山不言归。

    这便是龙翔军纪,从不留名,从不留尸,无怪乎西域十六国会如此畏惧。这哪里是敌人,分明是不畏死的疯子!

    “李神医。”

    “莫校尉请讲。”

    “我父亲可曾对您提起我?”

    李避不知莫提是何意,只当是寻常的儿子想要从别人口中得到老爹对于自己的夸奖。心头略一思忖,开口道:

    “他说他这辈子遗憾虽多,却是生了个好儿子!”

    众白马轻骑哄然大笑,神医到底不是军中人,不懂得他们这般交代后事时才会说出的话语。

    莫提这般所言自是知道接下来的归程并不顺畅。

    “李神医说话和大将军一样好听!”

    说着,莫提举起手中的长刀,抡转一圈后,走向众人身旁的空地道,“李神医若是再见到我父亲,可以向他描述一下我舞刀的模样!”

    平地生风长刀起,莫提简单地旋转着手中的长刀,却是带动起一丝独特的韵味,不同于海妮耶的枪势,却是有一人独挡万军的气势。

    刀芒过顶,莫提踩马跃起,在众人的注视下挡住天空的烈日,一刀斩入黄沙,如那天神下凡,带起滔滔黄沙向两边滚滚而去,留出一条漫漫长路。

    收刀而回,刀收路现黄沙不落,分明是有刀力残存,挡住了黄沙的陷落。

    戒吹没有抬头看这般场景,缓步慢行,对着身旁的钰苓说道:“我十岁的时候也能劈出这般攻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