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武侠·仙侠 ->医不容慈简介
听书 - 医不容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十六章 将胜将,兵胜兵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脚踏鸳鸯步,李避就要打出终结一击,结束这场战斗。

    “砰!”

    强横的气流直接震退了李避,一直不曾动用内力的楚大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滔天的气势。

    ““,舒服,三年了,没挨过这种毒打!

    你小子,很不错,我就把内力压在和你一样的境界再玩一玩。”

    即便是李避已经用穴位的攻击封住了楚大浑身的气穴,奈何二人实力差距太大,楚大体内雄浑的内力瞬间冲开了李避的封印。

    “呸!”

    在一旁观望着的何运鸿碎出一口,满脸鄙夷道:“和一个孩子动手居然还调动内力,你们墓陵军的影子依旧是如此不要碧莲。”

    “是,总见不得有些人,为了一口饭,要去弑主子。”

    “你懂个屁!”

    “你懂个屁!”

    李避知道这是何运鸿在故意引得楚大与其斗嘴,为他争取一些恢复的时间,果然还是差距太大,不然自己的这般攻击早就该结束战斗了。

    含下一枚药丸,李避快速调动着自己的脉搏,准备着下一轮的攻击。

    似乎何运鸿和楚大的关系,不一般呢……



    接下来我可要让你看看我的真功夫了。”

    楚大也是大度,索性给足了李避时间恢复;李避也不矫情,感受着空气中的泥土的腥味,他邪魅地一笑。

    李避深吸一口气,一手负于身后,一手立掌向前,濮步静立,正视前方楚大。

    黑袍无风自动,显然李避也在这一刻调动起了自己的内力。

    楚大正要发起攻击之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你的内力为何如此低?还不到斗境?怎么会只有十几石的内力?”

    一方面楚大可不信,刚刚纯招式的对拼,自己会被李避石境的内力压制成这般模样;

    另一方面,楚大记得当年李避出生之时,可是经脉全通的武学奇才。

    按理来说,李避怎么都该至少是百斗境的强者,为何全力爆发还是这十几石境呢?

    好的天赋,上了长景岳,被狗吃了?

    李避咧嘴一笑,腾身而来,自己的秘密怎么能随便告诉别人呢?

    借势提力,高鞭横扫,凌厉的腿风瞬间踢向楚大的右臂,硬接下李避的这一攻击,楚大眼中露出一丝惊疑的神情。

    李避的内力似乎是经过压缩的?

    受力传导点爆发出的内力只和自己身体接触的部位相关,也就是说,李避刚刚没有浪费一丝内力。

    所有的内力都用来攻击自己了,李避已经达到这般境界了么?

    “武道小宗师!”

    李避咧嘴一笑,再次冲向楚大道:“我用了内力之后,您要把自己压制在十几石的内力,可别怪我欺负人啊!”

    “掌极崩!”

    李避的攻击速度越来越快,楚大调动的内力也就越来越多,拳风作响带动起泥土的芳香。

    短短一时间,楚大已然挡下李避近千拳。

    “不对,为何感觉李避的拳风毫无变化,莫不是他已经达到了千拳一力的感觉?”

    楚大正纳闷之时,却看到墓中九十九级台阶处,走下一绝美的女子,一身轻纱遮不住那绝美的身形。

    玉足点地,幽香扑鼻,绿纱飘然如仙子落凡尘,头顶的夜光石成了仙子独属的装点。

    抵挡李避攻击的楚大,恍然如梦。

    江湖百年不生龙,

    空留西凤叹寒潮。

    世间千万好儿郎,

    只为绿袍醉靡裳。

    西楚皇后!

    吕落凝!

    她看着楚大和何运鸿长久地叹了口气:

    “你们的师傅已经去世了,你们这又是何苦呢?”

    楚大的双目中不由自主地流下一道泪痕,泪珠划过他结实的肌肉,滴落在墓中。

    虽然看不清这女子的面庞,但是这声音不会有错的。

    师娘!

    “你太累了,这么多年,辛苦你了,好好地休息休息吧。”

    楚大擦去眼角的泪水,喃喃自语道:“狗日的西楚皇子,居然用这般幻毒来影响人的心性。”

    嘴上这般说着,他却还是听话地平躺了下来。

    西楚先帝以武服人;

    西楚皇后以德服人!

    回想着自己和李避战斗的每一个细节,楚大捂住脸,原来在自己用炮拳掀开泥土时,就已经中了李避的毒吗?

    “臭小子……”

    李避看着楚大躺了下来,擦去额头的汗珠,赶忙用自己的血打开那扇拱门,却见得里面众人围绕着双手合适的戒吹开怀大笑。

    李避一脸不可思议,原本他想着戒吹只要拖到他结束就可以了,没想到他居然一个人打败了这里所有人?

    听到拱门开启的声音,戒吹回头看向李避:“你越来越慢了。”



    “狗日的李避,骂人不带脏字!”

    李避想着戒吹该是被打成一脸猪头样,心中生出一丝愧疚道:“让你拖住,没让你一个人和他们群挑啊。”

    哪曾想,戒吹似乎都没动手,额头连汗都没有……

    “出家银……银……不打诳语!

    再说了,我群挑,什么时候输过?”

    李避一把推开戒吹,赶忙走向坐在角落里的李之之。

    李之之捂着小腹不断渗血的伤口,就像一只受了伤了小猫蜷缩在角落里。

    “不许动,你被我抓住了!”

    正在给李之之检查伤口的李避,突然被她环住脖子,感受着李之之口中的热气,李避脸色一红道:



    “你为什么不早早告诉我,咱两定了娃娃亲的事?

    说,是不是为了在外面招蜂引蝶?”

    “你才十五岁。”

    “十五岁就是你名正言顺找小妾的理由么?是不是偷吃了?”

    李避脸上的红色蔓延到了耳根后,他猛然间想起了那个女人,将龟兹国的国毒送给他的女人。

    那句“是你老婆”,一直在李避脑海中盘旋。

    李之之本是想诈唬诈唬李避,没想到真的炸出了事,她挑着左眉,靠着墙边娇嗔道:

    “疼死我吧,也没人疼,没人爱。

    爹死的早,娘死得早,整个娃娃亲,还被别的女人给抢了……

    你说,你和钰苓是不是有事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