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武侠·仙侠 ->医不容慈简介
听书 - 医不容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九十七章 雁门关阅兵【四更哈,求个订阅、推荐票、收藏呀~~】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李避发现面对李之之,比面对邪恶的毛巾会还要恐怖。

    当众人看到楚大倒地的模样,再看李避似乎浑身并无大伤,墓陵军再看李避的眼神都不对了。

    这是什么怪物,居然能击败楚大?

    当年的楚大可是凭借着一柄长刀肆虐江湖的,是传说中可以一个人挑一个门派的恐怖存在。

    墓陵军记得当年一个百人之多,门内更是有合境的内力的强者坐镇的门派,只因为说了一句“西楚皇后是个贱娘皮。”便被楚大一人一刀,一步一颗头,从山的南面杀向了杀的阴面。

    栗帝马踏西域时,遭万人合围,楚大更是左手长刀,右手短刀,生生杀回一条血路。



    居然被一个年轻人毫发无伤地击败了?

    众人不知,李避误打误撞地下药,正好勾起了楚大心中从不曾言说的感情。即便是看不清脸的身形,只听得那女子的声音,也是人间最值得的事。

    楚二看到楚大的泪水,拒绝了让李避解毒,这个江湖,谁的心里不装一些往事呢?

    安慰难过之人,最好的办法,可不是无病呻吟地说:“不哭,不哭。”

    该是给他一个发泄的机会。

    借着这个时间,众人也是笑嘻嘻地将自己的特点、武艺,详细地给李避介绍了一遍。

    “墓陵军,楚二,今日起,成为少主李避的影子!”

    “墓陵军……”

    九十九名墓陵军今日重回西楚,重见天日!

    但显然,众人和李避之间还有一层隔阂,但是他们对于戒吹却是真心实意的服气。

    李避好奇地问道:“和尚,你给他们讲禅了?”

    戒吹摇了摇头,故作清明道:“天机不可泄漏。”

    ……

    当日,

    李避兄妹,带着影子般的墓陵军同时住进了武德营。

    一轮圆月升空,明日便是雁门关阅兵之时,何运鸿辞别了众人,抓紧时间去布置。

    “哥,我记得你说男人的那个部位,踹击之时可以毙命的?”

    李避正在桌前配药,听着李之之这般询问声,疑惑道:“怎么了?”

    “会不会有人将那里修练的金刚不坏呢?”

    李避低头看了眼桌下自己的双腿,一脸疑惑地看着李之之,纳闷她为何会提出这种问题。

    “今天吹吹和墓陵军其实就没有打架,他和那些人打了个赌,就赌他们彼此互踹一脚,位置任选,谁出声算谁输。

    吹吹还允诺让别人先踹,要是他没出声,别人可以直接认输。”

    李避配药的手一抖,敢情这家伙是靠着这技术赢的?

    他怎么这么不齿呢?

    “可能,僧人的东西,和正常人的不一样吧,更结实一点。”

    李之之咬着牙咧着嘴,想到什么,浑身抖了抖,幽幽道:

    “哥,你说如果有人嫁给他的话,会不会出事啊?”

    李避看着李之之双手比划着,脸上装着痛苦的模样,一脸黑线,真不知道这小家伙在想什么……

    “他那是佛门秘传的武功,铁裤裆,中看不中用的。

    其实,佛门之所以要戒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然,岂不是破了杀戒。”

    李避声音刚落,就听得远处传来戒吹的声音:“李避你这狗东西,老子怎么不中用了?你来试试?满嘴跑飞剑的家伙!”

    李之之噗哧一笑,怪不得说佛门弟子都是六根清明的呢,原来真的存在顺风耳这种神功。

    眼睛轱辘一转,李之之坐起身,来到桌边坐定。

    两手抓住李避的胳膊,李之之娇滴滴地看着李避道:“以后你不能和吹吹单独待在一个屋子里。”

    李避:“……”

    “他可是铁裤裆!我可不要你出什么事,我还等着长大了抱小宝宝呢。

    哥,今晚你不用睡地上了,睡床吧!”

    李避手中的这瓶药是彻底费了,双手抖个不停,他刚想开口,就被李之之打断:

    “反正咱俩是夫妻,你又不会对我做什么。

    这雁门关又是钰苓,又是戒吹的,我可不放心你和他们在一起。”

    不等李避解释,戒吹的声音遥遥传来:“没事,李避你们兄妹睡吧,但凡是晚上出一点点不该出的声音,我都会破门而入的!”

    “戒吹,你就不该是个和尚,应该是个捕快,哪哪都有你!”

    ……





    西域震动,泰安太祖赵邦遣经略使余述生,九皇子赵泽亲临雁门关。

    璀璨的太阳在雁门关洒下一片金色的光,映衬着遍地的黄沙,描绘出一副西北的皇宫盛景。



    除去十万御守边关的将士,密密麻麻二十万大军披着不同制式的铠甲,站定于雁门关之内。

    没有冲天的喊杀声,这些人只是安静地站定就带着一股无名的杀气。

    西楚曾言:

    “三十万大军筑起千座长城,

    成伍的胡人终究跨不过这座血肉关;

    一百万楚朝亡魂堵死生死桥,

    活着过不去,死亦通不得。”

    硕高可俯瞰二十万大军的阅兵台,由无数块烧黑的炭砖而凝,存在了百年之久的阅兵台,自构建之日也只用过五次。

    前四次皆是西域诸国秋季来战,悍守边关大将军登台而呼,高声点将,镇压西域万战之侵。

    阅兵台第五次开启,是西楚三十万大军的耻辱,那个他们崇拜了一生的男人,心甘情愿要付出自己生命的男人,却是留下一句此战不可防!

    二十五万西楚军死守雁门关千座长城,五万违令的龙翔军拼死救皇,却是被何运鸿杀开一条通路,烧了西楚皇宫四百人。

    西楚易主,成了泰安皇朝的雁门关。

    三十万西楚军,变成了泰安御守边关的炮灰。

    何人不血怒?

    被灭了主子,还要替人当那开门狗。

    便是如此,三十万西楚军依旧不曾让胡人踏过雁门关一步。

    悍守中原是西楚的职责,死守边关是栗帝留下的遗愿,便是让三十万大军同时反叛,他们也得先守住这雁门关。

    愚忠,不过如此!

    窝里再乱斗,也不能让异族踏入中原一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