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武侠·仙侠 ->医不容慈简介
听书 - 医不容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现龟息术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胡言歌骑着黑马,只要沿着这条血路狂奔,瞬间便能冲破这拒奔军的合围。

    三刀血砍,面对这般强大的防御,胡言歌又怎么可能逃生呢?

    拒奔军只认虎符,不认人。

    便是胡言歌冲出了这里,如何能离开四万人的合围?

    手持双刀的胡言歌,冲锋了!

    只是他的方向不是身后的血路,而是被众人簇拥着的薛瑟。

    血刀门三人倒下之际,终是看到少主沿着相反的方向冲杀而去,这片江湖还未看够,就已经结束了:

    “原来,被我们灭杀的人,死前竟是这般心情。”

    乱拳之中,血刀门护卫三人,惨烈身死。

    血肉散了一地,识不得面孔,三人的身躯,被万人的愤怒踏成了肉酱。

    便是白骨,也被生生折断。

    高手又如何?

    还不是凡人?

    胡言歌座下黑马,也是灵性异常,腾跃之间,竟是跳过拒奔军将士的额头,直冲薛瑟。

    正面的敌人,可比暗中的刺客好提防的多。

    薛瑟错开身子便躲过了这凶狠的一击,狞笑着捂着胸口的血洞:

    “少主的马技真是令人惊叹,我会告诉你父亲,你是上阵之时英勇杀敌而死的!

    你的那些小妾们,我会帮少主好生照顾的。”

    胡言歌面上再无那般愚蠢的笑容,他自知自己不是薛瑟的对手,尤其是对方还有万名拒奔军守护,如何得到虎符才是关键!

    心头一震,胡言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庞,此人竟是贴着地面趴伏在薛瑟身后之处。若不是他坐在高头大马上,他可看不到此人。

    “这是当日寻夏城门口迎接我们的另一名男子?”

    见惯了杀戮的胡言歌,自是读出了昆定眼中仇恨的愤怒,二人双眼交错之际,无用言谈,意会便懂了各自的意图。

    立场虽不同,这一刻的二人,目标皆是拒奔军将领——薛瑟。

    一个为了复仇,一个为了活着。

    勒马而定,胡言歌像是被薛瑟的话语戳中了软肋,一脸的愤怒瞪向薛瑟:



    胡言歌抽刀,弃马而动,脚踩马头,扬刀而起。

    呼啸的双刀瞬间封死了薛瑟的所有方位,薛瑟冷笑一声,到底是禁不起激将法的年轻人,这般面前的刀风再狠,自己退一步,就能海阔天空。

    “咻!”

    后退的薛瑟睁着圆目:自己的双腿为何会出现在眼前?

    砰然落地,挣扎着向回爬出三步,带出一地鲜血的薛瑟要看看,到底是谁杀了自己。

    “子舒最想漂漂亮亮地离开这个世界,你不该让他死得那么难看的。”

    擎着巨坑中拿来的褐色长斧,子舒昆定举起虎头铡刀,硬生生当着薛瑟的面,碎了他的斧,碎了他的下半身。

    一刀铡下薛瑟的额头,子舒昆定没有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仰天咆哮道:

    “子舒……

    夫君给你报仇了!”

    胡言歌轻声走至薛瑟身旁,见着子舒昆定没有反应,摸出那块五万拒奔军的虎符,躬身向着子舒昆定一低头,呢喃一声:

    “谢谢!”

    提着薛瑟头颅的子舒昆定,亦是低头道:

    “谢谢!”

    “若是江湖混不下去,可来中原血刀门寻我,胡言歌!”

    “累了,此生无所求了……”

    前后损伤近千人的拒奔军,此刻寂静而立。



    五位校尉同时跪地,带动众将士同时跪拜道:“拒奔军,参见将军!”

    童让看着子舒昆定腰斩薛瑟时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居然没有丝毫气息?

    整个问柳楼中,便是墓陵军都没有发现潜藏的子舒昆定。

    龟息术?

    子舒昆定在童让心头的地位,瞬间提升。

    看着薛瑟死得不能再死了,童让从蓝色衣袍内再次掏出那第二道圣旨,朗声道:

    “圣旨到~”

    拖长的假音,止住了场中的混乱,当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谁也不愿意带上这顶欺君的帽子。

    众人同时下马,群军皆是跪拜,无论何运鸿还是胡言歌,此刻都做不到灭杀场中所有人。

    自然无比虔诚地跪拜下来。

    童让看了眼趴在李避身上的李之之,不由得皱眉道:

    “大胆,听圣旨还敢不跪拜?”

    戒吹合十双手,挡住了身后的李之之。

    钰苓倒提长刀,轻笑着看童让。

    君芷茵一番思索,也是飘落于李之之身前,她还要见她的孙子,现在不能惹到这个年轻人。

    虎头铡刀落下,子舒昆定亦是站定于李避身旁。

    惊声四起,一人双斧,砰然落于众人身前,雄浑的声音震耳欲聋:

    “镇军大将军何运鸿,受封皇命之时,便从不跪拜。

    皇城司的公公,有何指教?”

    有心发怒的童让,此刻心头哑然,连番被他人的不重视,已经让他习惯了这些偏远势力的桀骜不驯。

    看着跪拜于地面的胡言歌,童让的心头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毫好感。

    人和人的面子,就是相互给足的。



    孙黎枫麾下下属,遇百香娘娘大不敬,欺君犯上,理应死罪。

    镇军大将军救驾及时,当赏一城。

    此后寻夏城不归孙黎枫,划定为雁门关物资补给站,但凡边关物资,何人再敢克扣,数罪并罚,株连九族。”

    这般消息连童让念出时都觉得不可思议,但这毕竟是天子下的暗令,再有惊叹,他也不会露出丝毫异样。

    远在祥符的赵邦,竟然可以算到这一步,这是皇命,还是司徒大人的指使呢?

    何运鸿没想到赵邦会给他如此厚赏,这分明是一份天大的机缘。

    有了寻夏城,他们的一切物资,就都可以得到补充,甚至自己生产。

    何运鸿这边关之将,也不再是无城池的队伍,雁门关的边军有了缓冲的机会,便能带来更强大的战斗力。

    即便这是一座复杂的碟探城池。

    跪服在地面的胡言歌,血甲之下却是在偷笑:

    天子的这一招的确是高,这场因为九皇子而起的战争,不论谁胜,都能得到表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