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历史·穿越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简介
听书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七九 暗访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

    秦馥从秦府出来,一脸煞气的回到自己府邸,刚一到大门口,之前往伍家庄催租的管家和家丁正唯唯诺诺的站在门外,见秦馥回来,齐齐低下头颅不敢看他……

    “你们一个个杵在这里干什么?瞧你们这模样,准没好事!看着就让人心烦!”秦馥憋了一肚子窝火,一股脑全发泄到了这群家丁身上。

    管家忙点头哈腰,看着秦馥从自己眼前经过。

    就在秦馥的一只脚要踏入大门门槛的时候,忽然回过头问道:“让你们去伍庄收债的事办的怎么样了?小爷告诉你,现在小爷我的心情很不好,别再让我听到不想听的消息!”

    管家和家丁齐齐打了个哆嗦,最后管家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小爷息怒,债没收回来……”

    “啪啪啪~”

    管家话音刚落,秦馥朝他的脸连着扇了三耳光,直扇的他眼冒金星,晕头转向。

    只见秦馥一把提起管家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小爷我养条狗都比你们这些废物强,连收债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们有什么用?”说完,秦馥一把推开管家。

    管家一个踉跄倒在地上,但迅速爬起,来到秦馥脚边哭丧着脸说道:“秦小爷,这怨不得我啊,完全是那群刁民蛮不讲理,他们……”

    “小爷我不想听你废话,只知道你连这么小的差事都办不好,很让小爷我生气!”秦馥气的是面红耳赤,“小爷决定把你们这群废物全部剁碎喂狗!来人啊……”

    “秦小爷啊,求你再给一次机会吧……”

    管家吓的当即抱住秦馥的小腿,哭的是伤心欲绝,其余家丁也是跪在大门前边哭边拱手作揖,简直如同哭丧一样,这个举动引来街上无数百姓围观……

    “给小爷起开……”秦馥一脚踹开管家,指着四周跪地哭诉的家丁,大声吼道,“小爷我这辈子最大的善事就是收了你们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你说你们除了会浪费小爷府上的粮食还会干什么?一群饭桶!”

    说着,又指着围观的人群咆哮道:“看什么看?都没自个儿的事要办么?没见小爷我在训狗么?有人想给他们出头的上前一步,小爷我赏你们百亩良田!”

    人群立刻散去,谁也不愿意去惹秦馥这么个小霸王,秦家在燕州势大,普通百姓都惹不起。

    “都起来进屋跟小爷说仔细些,发生了什么事!”

    秦馥丢下一句,大步踏入了府邸之内,管家和家丁这才松了一口气,连滚带爬的跟了上去。

    ……

    与此同时,伍庄附近的农田里,出现四名身穿棉绒裘衣的不速之客。

    他们四人正是前来燕州秦家拜访的刘策、卫稷、诸葛稚还有韦巅,经过乔装打扮后,各个看上去都是出身富贵人家的商贾……

    卫稷双手插在棉衣那宽大的袖筒内,哈着热气望着眼前被白雪覆盖过的农田,长舒口气叹道:“这儿少说也有几百亩地吧,也不至于像情报上所言那般民不聊生啊……”

    刘策俯身脱下手上的皮套,在干硬的农田里拾起一把土凑到鼻子前闻了闻,眉头一蹙,随后丢掉拍了拍手说道:“最好找当地的村民来问一下,这样才能有更深一步的了解。”

    正说话间,一群庄民扛着农具在为首一人的带领下向刘策这边冲来。

    “军督大人小心!”

    韦巅本能的护在刘策身前,以防对面那些农户伤害到他。

    刘策轻按他的肩膀,指了指一身员外打扮的卫稷说道:“韦巅,你护错人了,该保护的是王掌柜,切莫暴露了身份……”

    韦巅这才反应过来,忙站到卫稷边上,一行人就这么站在原地等着那群农户靠近。

    等那群农户近身后,为首一个稍微壮硕些的农家汉子对卫稷一行人说道:“你们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农田里呆了好长一段时间,想要干什么?”

    卫稷和刘策互望一眼,见刘策轻颌一下眼眸,这才大摇大摆的走到人前对那些农户说道:“诸位,我等是从远州来的商贾,想来这边收些粮食去卖,今日特来此地探察一下虚实,敢问这片农田都是你们的么?”

    这些农户见四人一身皮裘棉绒,满脸红光满面,一身的富贵之气,不由对卫稷的话信了几分。

    于是其中一名年长的老者对卫稷问道:“你们真是远州来的商人?”

    诸葛稚闻言,上前一步说道:“老人家,这还有假么?我家掌柜真是来这里看看行情,听闻这燕州土地繁多,打算来年从你们手中收购粮食去冀州卖呢……”

    众人见诸葛稚温文儒雅,语气平和,更是信了几分,但为首的一人却依旧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既然你们是做粮食生意的,难道不知道这燕州各地最大的粮商是秦家么?你们应该找他们去收粮啊……”

    卫稷笑着说道:“不瞒您说,在下这粮食生意也是刚做起来,很多地方不甚熟悉,您说这秦家,不知是哪个秦家啊?”

    一名衣衫淡薄,冻的面色发紫的农家汉子忙说道:“这燕州还能有哪个秦家?当然是秦恒一家呗!这燕州省内各地良田都是秦家的,就连你们脚下所踩的土地也是他家的……”

    刘策闻言眉头一凝,忍不住问道:“那你们这些农户的田地呢?没有田地你们又该怎么生活?”

    此话一出,这些农户都是面面相觑,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一时间没人敢答他的话。

    “几位,你们要是真的为收购粮食而来,还是进城找秦府的人去谈吧,咱小家小户的可不想惹祸上身啊……”为首的农家汉子说道。

    刘策想了想,对诸葛稚使了个眼色,诸葛稚当即会意,对农家汉子说道:“诸位,我们长途跋涉而来,一时间饥肠辘辘,可否进你们的庄子讨口饭吃,当然,钱是不会少你们的……”

    农家汉子说道:“几位看样子也不似咱穷苦老百姓,吃饭的话进城有的是山珍野味,何苦去庄园呢?”

    卫稷笑道:“不碍事的,咱平日里这大鱼大肉都吃惯了,换换口味也不错,况且咱车上也自带来些吃食,实在不行借你们的灶头生个火总可以吧?”

    “那好吧,几位请随我来……”

    在农户们的带领下,刘策一行人顺利来到了伍庄之内。一进庄园,一股破败的气息就迎面扑来,整座庄园所有百姓看上去均是面带菜色,不少妇孺孩童身上所穿不过是麻布旧衣,各个冻的是面色苍白……

    刘策四人不动声色,跟着为首那叫伍栋的汉子一路来到了他家中。

    看着屋内四面裂缝的墙壁,陈旧不堪的家具,以及衣衫淡薄的母子几个,四人脸上都露出凝重的表情。

    “几位随便坐,我这就让浑家去给你们做饭……”

    伍栋将刘策一行人领进屋后,就立马让站在一边发愣的妻子王氏去做饭,自己则是连忙取来一个破了一角的瓦罐,在屋外水缸里舀水煮茶。

    纵使这伍栋家再困难,还是备了些茶末子随时准备招待客人之用,这是当地的待客之道,尽最大努力不委屈来访的客人。

    看着一家子忙碌的身影,卫稷一屁股坐到摇摇欲坠的椅子上,唉声叹气道:“本……掌柜算是见识了,原以为远东各地都如二掌柜(刘策)地方这么富足,不想也有这样残破的地方,看样子内中的水深的很呐……”

    刘策沉思不语,只是望着不远处站着的孩童。

    诸葛稚对卫稷说道:“掌柜的你养尊处优惯了,难得出来走动,再繁华的地方终究也有不足的地方,不能仅凭光鲜的一面就妄下结论……”

    “是啊,本掌柜算是见识喽,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二掌柜的……”卫稷转头对刘策说道。

    刘策没有接卫稷和诸葛稚的话,只是对那孩童勾勾手指,叫到身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孩童怯生生地说道:“我叫狗子……”

    刘策微笑着点点头:“狗子,告诉叔叔你们平时都吃些什么?”

    狗子说道:“平日都吃些土豆红薯,再配稀粥野菜……”

    “那吃的饱不饱呢?”刘策问道。

    狗子摇摇头说道:“每次地里的庄稼有收成了才能吃一两顿饱饭,其余时候都只能吃个半饱……”

    刘策又问道:“那狗子,你告诉叔叔,粮食有收成了为什么还是吃不饱呢?”

    狗子想了想回道:“每次庄稼有收成了,就有一群官差把家里的粮食都收走了,爹说咱这地都是人家的,得交税……”

    刘策听后沉默不语,向卫稷和诸葛稚扫了一眼,说道:“现在,你们该明白事态严重了吧?”

    二人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唯独韦巅却是打着哈欠,显然这种费脑子的事他压根就整不明白。

    “茶来了,让几位久等了……”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伍栋提着瓦罐,捧着几个碗回到了屋内,替刘策几人各自倒满了一大碗茶。

    刘策望着碗里冒着热气的茶水,叫住伍栋说道:“伍老兄,你也坐,有些事儿想跟你打听打听……”

    伍栋闻言问道:“不知几位想要打听些什么?”

    刘策说道:“方才在田里听你们说及这燕州各地的土地都是秦家的,那我想问下,观你们也都是庄稼汉出身,难道都没自己的地么?”

    伍栋叹了口气说道:“实话说吧,我们都是秦家的佃户,本来倒是有几亩薄田,可前些年都被秦府的人收了去,唉……客人你们就甭问了……”

    说完,伍栋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犹自忙活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