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科幻·灵异 ->阴冥经简介
听书 - 阴冥经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0200章唔唔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不知睡了多久,李陌一突然被一阵闹嚷声给吵醒了。

      “大人,这里有个地窖!大人,快来看!!”

      李陌一昏昏沉沉地醒转了过来,发现宁可玄已经离开,也不多作他想,一手抓起衣衫套上,走出了房间。

      …………

      …………

      走出房间才发现日头已经偏西,废墟也已经清理得差不多,数十个公人和民夫围成一圈,坦中和许九已经在查看那地窖的入口。

      见得李陌一过来,这些人纷纷让开一条道。

      李陌一走近了一看,这地窖上盖着一块铁门,上头还有一把双头锁。

      一看到这锁,李陌一心头顿时大喜不已,他赶忙蹲下来,细细查看了这把双头锁。

      这锁乃是特制的,与其他铜锁截然不同,两头都有钥匙孔,需要同时拥有两把钥匙才能够成功打开。

      “两把钥匙?!!”

      李陌一顿时想起了朵娘和那贼人身上得来的那两柄金铜钥匙,可他很快就又担忧起来。

      如果说这两把金铜钥匙真的能够打开这地窖的铁门………

      朵娘和合天成一人拿一把,那么这金铜钥匙落在李陌一身上已经有好几天了,这地窖里头如果困着人,怕是差不多要饿绝了,或者说合天成还有备用金铜钥匙?

      亦或者他们能够通过其他通气口之类的,将食物送进去?不然老马夫也就不需要再运送食物过来了。

      或者也有可能老马夫运送的食物只是给这些护院武者吃的,这地窖里头根本就没困着什么人,这样的可能也不是没有。

      不过,如果说这地窖囚着人,那么这些人又会是什么人?

      有没有可能就是失踪多时的士子沉船一案知情者?!!!

      李陌一心头不断思索着,而后从脖子上扯下了那两柄金铜钥匙。

      此时李府长和书不饥也来了,见到这地窖铁门也是惊喜连连,正犯愁之时,见得李陌一竟然有两柄金铜钥匙,更是对李陌一刮目相看!!

      李陌一将两柄金铜钥匙合入钥匙孔之中,同时用力。

      只听得咔嗒一声,那锁头果然清脆地弹开了!!

      沉寂多日的金铜钥匙终于能够用上,一股足足的成就感也让李陌一感到异常的兴奋与激动………

      这铁门很是沉重,坦中和许九过来搭手,三人一齐用力,才将这铁盖给打开了………

      一股浓浓的恶臭从地窖里头冲将出来,坦中和许九不由掩鼻皱眉,周围的民夫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呕吐。

      李陌一却是早就惯之,只是皱了皱眉,待得臭气散了一会儿,让人点了一根蜡烛,用竹篮子放到地窖之中,发现蜡烛仍然好好地烧着,也就安心了下来。

      …………

      正要下到地窖探查之时,一道人影从地窖的深处窜了出来,一把抓住那竹篮子,将蜡烛打翻在地,拖着绳索,便尖叫起来:“救命啊!!!”

      这一声尖厉的叫喊可谓撕心裂肺,仿佛是临亡身前最后的挣扎,仿佛用尽了全数力气,直喊得破了喉咙才止………

      李陌一低头一看,但见得一人披头散发,蓬头污面,双眼紧闭,显然无法适应外头的光线,而这人出现之后,又接连有两个人从里面爬出来,都集中到了地窖口………

      “来谨为!是来谨为!!”

      旁边的弓手李木乃是立陵城本土人士,自然是见过来谨为的,其他两人也都经过画师图形画影,发过海捕文书,是以李木和一些公差当即就认了出来——

      李陌一一见众人的反应,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自从来到这立陵城,就开始着手调查这桩案子,经历了这诸多阻碍和艰险,终于有了真相大白的一天………

      郑书吏和合天成已经被成功抓捕归案。

      如今宁逍和书不饥等人最为重视的失踪者——来谨为也都被成功找到,这山庄也会被彻底搜查,剩下的也就是揭开此案最后的真相了………

      来谨为等人就像在无尽炼狱中挣扎的恶妖一般,伸出双手来,朝外面的世界大喊大叫,贪求地看着已经有些昏暗的天,享受着重见天日的感觉。

      而李陌一却有些颤抖,悄悄退出了人群,让李府长和书不饥接手了剩下的事情。

      他只是坐在不远处,呆呆地看着西边那一抹余晖,那平静的表情下,右拳绝绝的紧握着………

      …………

      …………

      日头西下,如火烧天,仿佛要将一方天地荡绝个鲜红,不由让人视之窒息。

      然而李陌一却没有太多闲暇看这火天,从郑书吏的别院大宅离开之后,李陌一便随着大队伍回到了立陵城府长官邸。

      …………

      审问工作自有李府长和书不饥等人去弄持。

      到了夜间,连宁逍都赶了过来,而李陌一只是匆匆吃了个饭食,便再次来到了朵娘的房间。

      简单探看一番,朵娘的情况已经基本上稳定。

      …………

      眼下郑书吏和合天成已经落网,来谨为等失踪者又已成功被找到,此案真相即将大白,李陌一抛开了心中对幻象的短暂迷茫之后,注意力也就集中在了眼前人的身上。

      四更近了凌晨,朵娘终于醒来了一次,不过来家二老却并没有过来探望,曾经万分焦急等待朵娘开口说话,好替自家二儿子求情的两位老人,如今正兴致大好的守在二堂外,等待着大儿子——来谨为出来。

      想到这里,李陌一心中莫名苦涩起来。

      也不知道是为何,隐隐好像是替朵娘觉得不值………

      又好像是为了自己的悲绝遭遇………

      心中苦涩越发的甚绝。

      ………

      低头再看时,朵娘静静躺着………

      怎么就哭了呢?

      ………

      风太大了。

      一定是风太大了………

      ………

      半晌,李陌一不自觉伸出了手,轻轻临近了朵娘的脸,她的睫毛微微颤动,幽幽睁开了双眼………

      “唔唔!!”

      朵娘吃了一惊,含含糊糊叫不出声来,却用力往后退缩,李陌一也是连忙缩回手,从卧榻上站起来,往后快退了两步,“我不是我我我我我外头风太大了………我并无恶意………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然而朵娘并未放下警惕,李陌一也只径自退出了房间,让守候在外间的大寒丫头进来照料她。

      …………

      …………

      月色如水,李陌一坐在屋子前面的台阶上,瞧了一瞧少见的月,暂且整顿好了心境。

      想了想,还是跟大寒打了声招呼,而后独自一人走出了院子。

      …………

      随着合天成等人的成功被捕,府长官邸中的防备力量都集中在了大牢,陪堂王十带着大多数侍卫离开了,只剩下两个小侍卫守在朵娘院子外头。

      见得李陌一出来,这两个小侍卫都恭恭敬敬地大喏说:“小的见过李大爷。”

      李陌一朝二人笑了笑,而后往二堂的方向走去。

      他三番两次替李府长解决了危机,如今与府长大人兄弟相称,又有亡身回活的表现于先,加上又一手揪出郑书吏,抓住合天成,挖出来谨为等人,现在整个府长官邸之中,谁人不知道他李太平李大爷?

      只是李陌一的心里却没有太多的动然,他一直在思考自己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下一步的路在何方………

      退还寨主扳指,离开先前那山寨是势在必行的了,如果他选择继续留在立陵城中当侍卫或者仵作,李府长还欠着他的人情,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这是自己的老本行,也是自己相比当世人的优势所在,如果放弃这个行当,自己又该干什么?

      回到异国当那陌尘大将军,李陌一是不大愿的,先前他也只是临危受命,各桩事件阴差阳错之下,才推行到了那般地步………

      在这等乱世之中,他只想求个安身之地便是上好,不愿做什么救世之人,也自认绝不是什么救世之人。

      李陌一本以为自己会很在意士子沉船一案的真相,他一步步走到现在,可不就是为了最终的真相吗?

      可事到如今,他反而有些索然平平,与他先前的查案不同的是,如今的他似乎只享受查案的过程,结局只是让他暂且休养生息………

      “我这是怎么了?”

      他以为自己对查案子全然失去了兴趣,这才不去关心士子沉船一案的最终真相,可直到他走到了二堂,看着宁逍等人坐在堂上,他的心才陡然一紧,他突然明白了。

      他的心中照旧是渴望着继续查案子的………

      他乱是他乱,我自查我案。

      失去之时方明其珍,案终之际方晓其沉。

      不论是先前的小侍卫李陌一,还是现在的查案人李太平,李陌一曾经以为自己不大神往查案子。

      可现在他才明了,不知是不是洗灵人短暂生涯的影响,与尸首打交道时自然顺意………而且自己似乎很顺于那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他曾经有过很多次机会可以抽身离开,不再继续调查此案,但他却没有。

      眼下才明了,真正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他很顺于这种在迷雾中寻找出口的感觉……

      “………”

      李陌一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月,这片纯净的夜空之中,清月高悬,群星闪烁,他顿时觉得有些豁然了,甚至有些埋怨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没有好好看一看这样的夜空。

      李陌一收回了目光,步伐不自觉中变的不顾果决………

      ………

      二堂还在上演大刑迫供的戏码,因为宁可玄不是正经差人,不方便直接上堂旁听,此时正躲在二堂的屏风背后,偷听着庭审。

      见得李陌一从后面走进来,宁可玄扭过头来,朝他会意的点了点头,而后继续偷听起来。

      李陌一走到宁可玄的身边,侧耳一听,外头正在打板子,犯人的叫喊声有些憋闷。

      他也没想到,事到如今,郑书吏和合天成竟然还想着守口如瓶,他们怕是仍旧心存希望,等着合家老太公来打救他们呢。

      李陌一本就不喜欢大刑迫供这一套,在后头听了一会儿,发现李府长等人除了大刑伺候,并没有其他手段,想了想,便轻轻咳嗽了一声。

      李府长正不知如何才能撬开这些人的嘴,听得李陌一的咳嗽声,知晓李陌一有法子,过得片刻便干咳一声,绕过屏风,来到了二堂的后面,满眼期待地问说。

      “李兄弟有何高见?”

      李陌一早已准备好了说法,但还是大模大样地沉吟了一番,而后才略显迟疑地说。

      “以我愚见,不如先让宁阁老和书不饥回去,老哥哥当自行审问。”

      李府长微微一愕,当即问说:“这是为什么?”

      李陌一继续说:“这些人被抓了现成,知晓自己一定逃脱不得,迟早要亡身于此,早已是抱着不活之心,打了也是浪费力气,他们已经心同亡灰,招供不招供都是活不成了,又何必招供让咱们得了功劳?”

      “这跟宁阁老和书密探在场又有何干系?”

      “………宁阁老虽然已经了仕,眼下也只是旁听,但您觉着有他在场,合家的人敢正大光明来替合天成求饶么?”

      李府长一听,双眼顿时一亮,李陌一接着说:“让宁阁老和书密探离开,合家的人才敢过来与老哥哥你接触,合天成等人才会心存侥幸,给他们一个活下去的希望,又将这个希望握在咱们手里,他们才会全全然服服帖帖……………”

      “再者,合天成和郑书吏乃是一条船上上的人物,应该分开审问,最好能够分化离间,打破他们之间的铁联盟,让他们相互猜忌,最好能够拉拢一个,这才是审问的突破口!!”

      李府长听罢,心里也是暗暗称奇,他也是为差多年,坐堂断案乃是他的老本行,但差场上严刑迫供已经成为常规手段,他的思维也少不得受到这种思想的束缚,却没想过简单的审问竟然还能玩出这么多花样来。

      事实上,这年月办案一般都是简单直接,口供为王的前提之下,一顿大刑伺候,也不怕犯人不招供,案子不落实。

      但这桩案子牵扯甚大,又亡身了这么多的读书文人,一个措置不挡,他头上的帽子都保不住,李府长也不得不慎之又慎,如今听得李陌一一席话,仿佛拨开了他心中的迷雾,为他打开了一个审问断案的新世界一般!!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