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历史·穿越 ->追星逐月简介
听书 - 追星逐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虎之神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那一夜,蓝月和商子羽终于惊喜地发现,这一个月的“电闪雷击”疗法不是一无是处,取得了不大但也不小的进步,用蓝月对商子羽的悄悄话来说,就是“身上哪里的肌肉好起来,就先锻炼哪里,这样可以由小到大、以点带面,带动全身的肌肉都活跃起来。”

    这让商子羽又羞又喜,不过,能够感受蓝月肌肉每天一点点的进步和努力,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而蓝月也绝不浪费任何机会,将自己所知道家龙虎双修秘术偷偷指点商子羽,商子羽至此得益匪浅,虽不能结成金丹,但也能练成自己的内丹。

    至此,二人白天电闪雷击,晚上双修内丹,阴阳调和,其乐融融。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徐默然看到蓝月其他地方肌肉进步不大,但现在身上肌肉无须按摩也能保持应有的弹性和活力,也感到一丝安慰。

    蓝月知道原因,自己体内金丹在得到商子羽的调和后,愈发强大。蓝月的金丹和沈追星体内的真气不同,沈追星体内真气讲究顺、通、透,更加看中心灵的力量。而蓝月的金丹讲究的是“逆”,其本身已经是伴“毒”而生之物,越是置之于死地越能使之强大。

    现在每天的遭受的电闪雷击,对于别人来说那是遭受天谴之罪,浑不欲生,但对于蓝月的金丹来说却是甘之如饴,求之不得,因此,闪电的大部分能量被体内金丹吸收而去,当然身体其他部位的肌肉恢复就慢了下来。

    和沈追星的麻烦相近,沈追星的体内真气强大到一定程度时,如果心灵的力量不够,会产生心魔,任其发展到最后会导致真气无限膨胀,最后是自爆而亡,消失的无影无踪。蓝月也发现了金丹的麻烦,这个金丹似乎有自己的生命,越是壮大,越给蓝月这种感觉,金丹似乎非常愿意脱离自己的肉体而存在,希望能和肉体分离,这样金丹才能获得自由。或许这对于修道成仙之人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但蓝月的血海深仇也就无从报起了,这是蓝月所不愿意的,偏偏有时金丹似乎并不理会蓝月的意思。

    这让蓝月恨苦恼,却无法何人谈起,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另外也不会能有人教他,估计席应真也不一定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修炼而成的金丹离开肉体正是他的追求,所以他当然不会去考虑如何把金丹留在体内的问题,那是违背修炼金丹的初衷的。

    在这之前,蓝月体内金丹只在蓝月意识不到的情况下溜出体外三次,最近,随着金丹的日益强大,蓝月稍不留神,金丹就会溜出体外,到处乱逛。

    一开始,蓝月还觉得有趣好玩,有一次当他听见商韵儿再拼命呼喊自己的肉体醒来,自己想回去时,却发现受到了金丹的阻力,最后蓝月还是凭借坚强的意志回到体内,但是,这也让他开始害怕起来。

    这一日,徐默然、商子羽依然陪着蓝月在大洞之中接受电闪雷击的治疗,忽然间,虎啸声起,几人一乐,知道白虎在外转悠几天又回到自己老窝来。

    最近一段时日,众人是越来越喜欢这只白虎了,虽然它足足有三百多岁,充满灵性,但有时仍然像个孩子似的,偶然还会撒娇卖萌,让人忍俊不禁。只不过这只白虎似乎更喜欢和蓝月待在一起,甚至于夜间蓝月和商子羽“双修”时,它也会矮着身子钻进二人洞内,也不嫌庞大的身躯缩着难受,就那么直瞪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充满好奇地看着两人,羞得商子羽无地自容,直接躲进被窝,蓝月只能傻乐。

    今日蓝月在照例接受电闪雷击时,白虎和从前一样走到近前,转了几圈觉得实在无聊时,便打个哈欠沉沉睡去。

    一旁众人看得只乐,蓝月也似乎受其影响,打个哈欠,止不住睡意,也歪头睡去。由于时间漫长,加之也不需要蓝月自己操作(如果他自己能动手,也无须治疗了),徐默然也不去管他,只是和商子羽聊天起来。

    忽然间,白虎站起身来,看了徐默然和商子羽一眼,转身离去,二人也不以为意。

    蓝月睁开眼睛,见崇山峻岭,白雪皑皑,顿时精神一震。和以往金丹出窍不同的是,蓝月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心中奇怪,难道自己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已经修复完毕,恢复知觉了?

    不由得低头一看,吃了一惊,自己何时穿了一身花皮毛衣走出来的?刚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吼了一声,威振山谷,这才明白不知为何,自己的金丹进入了白虎的体内。

    蓝月先是感到害怕,再又感到新奇,因为自己可以指挥白虎的身体就如同指挥自己的躯体一样。心中突然明白,自己的金丹和白虎体内金丹同源同宗,因此白虎自然接纳了自己,这让蓝月非常感动,不由得再次长啸,冲下山去,尽情在昆仑山中驰骋。

    蓝月一路飞奔,心情畅快无比,由于自己的金丹有肉体寄存,蓝月不担心会发生意外(天知道任由金丹在没有肉体的状态下长期游荡会发生什么)。

    时有羚羊、牦牛从蓝月面前逃窜,蓝月完全没有兴趣,也见到一些觅食的野狼,成群结队,但见远远而来的白虎都退避三舍,不敢当其锋芒,蓝月顿时体会到百兽之王、王中之王的感觉。

    一路北行,脚下出现一条峡谷,蓝月的耳中听到远处人马的嘶吼之声,心中好奇,便隐身于山巅,藏于白雪之间,顿时如隐形了一般。

    只见远处一队人马亡命奔来,后面不远处一队人马穷追不舍,越来越近。

    蓝月本是决战沙场的将领,一看有仗可打,顿时来了兴趣,仔细打量两支人马。只见前面被追的一支人马身穿的服装乃是畏兀尔族的打扮,人数在百许间,打头数人,似乎是几个脸照面纱的女子,此时已经筋疲力尽,以至于再奔驰一段,终将成强弩之末。

    反观后面一队人马,人数在五百左右,却带有千匹战马,可以换马追击,时间一长,定能追上前面人马。再看他们服装,似乎是蒙古服饰,蓝月久在沙漠征战,看出这队人马应该是瓦剌的一个部落。

    只见追击者始终和被追击的畏兀尔族人保持一二百步的距离,却不再加快速度。

    蓝月见了,一阵冷笑,这是瓦剌人最擅长的打法,是从狼追猎物中学来。一二百步的距离应该在对方弓箭的射程之内,正常情况下瓦剌人会不停地射箭,射杀落后之人,直到杀光对手。此时没有射箭,应该是想要活捉对方了,不过从马匹的数量看,畏兀尔人被追上是迟早的事,蓝月心想,要是自己,见到这个峡谷,不如守在谷口和对方决一死战,这样也可以避免被对方包围,或许能凭借高强的武功杀出一线生机。

    蓝月的猜测没有错,被追的一方正是西北地区畏兀尔族的一支,元末明初年间,天下大乱,大元也失去了对于西域的控制,新疆一带的畏兀尔分裂成大小几十个地区,大的称国,小的称地面,其中有一国在哈密,称哈密国,其国王是安客帖木儿,今日在队伍前面的正是安客帖木儿的妹妹安柔帖木儿。

    安柔帖木儿今年一十六岁,长得貌美如花,艳绝西域,号称西域第一美女,且身具异香。因此,西域草原歌部落求婚的国王、部落首领络绎不绝,从来没有停止过。

    但不管对方开出什么样的条件,都被安柔一口拒绝,为此,哈密国没少得最人。还在作为国王的哥哥安客帖木儿极其疼爱这个妹妹,一切听她自己的主意。手下大臣进言:为了安柔而得罪周围邻国,这是不智的行为。安客反驳道:我妹妹虽然美貌,但也只有一个,现在求婚者众多,如果嫁给其中之一,最后的结果会是交结了一个国家得罪了其他多数,岂不是更加不智?手下大臣见他如此强词夺理,也无计可施,都在暗暗祈祷安柔早日嫁的如意郎君,要不然不知道还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其实,安柔看不上这些求婚者的原因也极其简单,甚至有些荒谬,早年间,安客、安柔的父亲还在世时,有一游方道人路过哈密国地界,当时国王的妻子得了一种怪病,久医不治,痛苦异常,却被这游方道人轻易化解了。

    老国王非常感谢,重金赏赐对方坚辞不受,只得让自己儿女替代自己和夫人朝道人下跪磕头谢恩。

    道人本不愿受此礼节,但一想收他二女一礼也可完成国王心愿,要不欠人恩情无可报答也是一种牵挂,便答应接受国王一双儿女的磕头谢恩。

    哪知道那道长一见安柔连连称奇,预言安柔将来必是“白虎之神”的女人。

    要知道,昆仑山白虎乃是昆仑守护之神,在西域各族人心中,乃是至高无上的英雄。能成为白虎之神的女人,那是巨大的荣耀。从此后,安柔便对别的男人不理不睬,无论对方身份多么高贵,财富多么富有,都不能打动她的芳心,一心一意只想做白虎之神的女人,为此,每年冬季,皆来朝圣昆仑,希望能够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白虎之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