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奇幻·玄幻 ->诸天最强万道钓皇简介
听书 - 诸天最强万道钓皇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五十五章 赵高死,秦王崩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函谷关大捷,叶东皇一拳打死黑冰台之主,一拳打死白起,绝世凶威再次震撼天下。

      而大秦帝国失去函谷关屏障,失去最后的四十万大军,朝中将领和强者死伤殆尽,真正大势已去,无力回天。

      夜晚,叶东皇在函谷关内的行宫住下,大军修整,明日进军咸阳!

      ……

      咸阳城,王宫。

      秦王嬴政坐在桌案前,看着面前传来的函谷关大败的消息,久久无法回过神。

      他立志一统天下,而大秦七世积累的国力也给他提供了足够的舞台,然而为什么会遇到叶东皇?

      为什么会出现叶东皇这样的怪胎?

      他完了!

      他的大秦完了!

      大秦七世基业在他手中完了!

      “大势已去,天不佑寡人!”

      嬴政仰天长叹,他知道叶东皇的大军不日就将兵临城下!

      “你们都自己逃命去吧!”

      嬴政颓然的坐在地上,有气无力道。

      “大王!”

      赵高感动不已,一下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奴婢生是大王的人死是大王的鬼,愿生生世世侍奉大王!”

      “难得你有这份心……”

      嬴政失神的望着天空,摇摇头。

      就在这时,跪在他身前的赵高眼中露出一抹狠厉,一掌拍向嬴政胸口。

      大秦覆灭在即,他可不想跟着陪葬,若是能够取下嬴政的首级,必然大功一件,可以当做投名状去投靠叶东皇!

      “人心难测,最不能相信的就是说出来的话!”

      在赵高出手之际,原本双眼无神、一脸颓废的嬴政眼中精芒一闪,仿佛苏醒的巨龙,一股恐怖威严充斥每一寸空间

      锵!

      天问出鞘,宛如闪电般划过赵高的脖子。

      咕噜!

      血如泉涌,赵高捂着脖子,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寡人就算要死,也不会是死在你这种狗奴才手中,寡人就算败了,也依旧是大秦的王上!”

      嬴政声音冷冽威严,看着赵高软软倒地,指尖轻轻拂过天问剑身,明亮光滑的剑身映照着他俊美威严的脸庞!

      “终于来了吗?”

      嬴政抬起头,望向门口,三道身影缓缓走来,每一步似蕴含天地玄机,妙不可言。

      正是鬼谷子、北冥子和荀夫子!

      “天命不在我,而在他!”

      嬴政长叹,天问一横,血溅三尺。

      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可悲可叹!”

      谷鬼子三人叹息,以他们修为隐隐能够窥得一抹天机。

      若是没有叶东皇,必然是嬴政一统天下,成千古霸业!

      “嬴政已死,我们可以回去向陛下复命了!”

      ……

      与此同时。

      吕府之中,吕不韦正在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他最先和叶东皇结仇,先后派出玄翦、六剑奴、惊鲵、掩日刺杀叶东皇,和叶东皇可谓仇深似海,不共戴天。

      其他人可以投降,他不可以!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跑路,反正天下这么大,以他的修为实力,不信叶东皇能把他怎么样!

      “相爷这么急匆匆的准备上哪儿?”

      就在这时,一个动人的声音缓缓响起,然而落在吕不韦耳中却如晴天霹雳。

      他猛然抬起头,发现两个绝色美女站在不远处,两人模样相似,仿佛并蒂莲花。

      若是平时,他肯定怦然心动,但现在他心中只有无尽恐惧,因为这两个女人每一个都不比他弱!

      天人八重修为!

      肯定是叶东皇派来的!

      “你们是谁?”

      吕不韦警惕四周,望着两个美女,质问道。

      “阴阳家焱妃(月神)”

      两人同时开口,而后毫不犹豫出手了!

      “可恶!”

      吕不韦心中大恨,这两人的大名他也听说过,只是今天头一次见,他不敢纠缠,转身就逃!

      他也有天人八重修为,但叶东皇手下还有东皇太一、鬼谷子等绝世强者,要是那些人来了,他就走不了了!

      碰!

      然后怕什么,就来什么!

      吕不韦刚刚转身,一只如玉般完美无瑕的小手印在他胸口,恐怖的力量直接摧毁了他的五脏六腑和浑身经脉!

      “你……东皇太一!”

      吕不韦抬起头,看到一个让他都感觉惊艳的身影,真是太美了!

      可惜他要死了!

      还是死在对方手里!

      碰!

      话音落下,吕不韦倒地,身死!

      咸阳城中腥风血雨,人心惶惶,叶东皇在函谷关寝宫却迎来了一个意外之客。

      “妾身楚国王室长公主芈涟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涟衣款款上前,在叶东皇身前三尺站定,而后盈盈一拜,声音娇柔,轻盈动人。

      “平身!”

      叶东皇打量着对方,身材高挑,凹凸有致,曲线玲珑。

      有着一头红棕色长发,左右盘有对称发髻,垂下的长发顶端由鳞状金饰束起,整体仍为披肩造型,额前编成两股麻花辫点缀。

      戴着金色祥云纹发簪,同色云纹额环,发髻上有玫粉色牡丹花,每边牡丹花下各有同色纱网以及水滴形黑曜石垂于髻上。

      头顶有细小花萼状金制网和金制花点缀,戴着黑曜石水滴状耳环,粉白色半透明丝质护肩露出雪白香肩。

      一袭水蓝色广袖收身长裙,将盈盈一握的纤腰展现得淋漓尽致,领口、袖口、深玫色肩带与腰封上有金色纹路装饰,腰带在身后系成蝴蝶结。

      “你求见朕,有何事?”叶东皇望着涟衣道。

      “白起屠灭楚国王室一族,与妾身不共戴天,妾身来此,想求陛下斩杀白起!”

      涟衣跪在地上,没有起身,直言不讳,提到白起,声音充满仇恨。

      “白起有惊世之才,就凭你一句话,朕就杀他,你认为可能?”

      叶东皇平静的声音带着莫大威严,让涟衣娇躯轻颤,压力山大。

      “回陛下,白起骄傲不逊,恐怕不会臣服陛下,留着遗祸无穷!”涟衣说道。

      “朕能暗中收服韩魏赵三国无数文武,自然有办法收服白起,无需多言!”

      叶东皇摆摆手,没有在意。

      “陛下,白起岂是他人可比,养虎为患的道理想必陛下也明白,若是陛下愿意帮妾身报仇,就是妾身的大恩人,妾身愿终生侍奉陛下,以报陛下大恩!”

      说话间,涟衣站起身,摇曳的身姿向前一步。

      叶东皇淡淡看着她,鼻间一阵香风扑来,只见涟衣素手握住腰间玉带,轻轻一拉!

      “美人计吗?”

      叶东皇眼神玩味,不得不说涟衣身材还真不错,不过美女他见得多了,脸色并无什么波动。

      伸手一拉,涟衣倒在他怀里,看着后者紧张的眼眸,他声音充满霸道:“你现在来到朕的地盘,已经是朕的囊中之物,朕又何必答应你的条件?”

      “陛下盖世无敌,要强迫妾身一个弱女子,妾身自是无法反抗,妾身不过一只丧家之犬,陛下想怎么欺负就欺负好了!”

      涟衣潸然欲泣,楚楚可怜,让人怜惜,不得不说,每一个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

      “激将法对朕是没用的!”

      叶东皇将她抱起,走向里面。

      涟衣眼中闪过一抹慌乱,虽然她早就准备好献身,但她的目的还没达到,这可不行!

      “陛下灭了大秦,仇深似海,然而楚国为大秦所灭,若是陛下愿意杀了白起,则可获得楚国旧部的好感和效忠,妾身也愿意说服他们效忠陛下,比如外面楚国影虎军团统帅季布!”

      涟衣连忙开口,将她准备的底牌拿了出来!

      “如此倒是有点意思!”

      叶东皇玩味一笑,他本就是要杀白起的,现在可谓空手套白狼,白捡便宜!

      涟衣闻言,心中大喜,叶东皇终于松口了,那就有希望了!

      “朕今晚高兴了,就帮你报仇,杀了白起!”

      不等涟衣继续开口,叶东皇低头,在她耳边说道。

      “多谢陛下!”

      涟衣俏脸羞红,她明白,叶东皇这样说其实已经相当于答应她了!

      白皙的藕臂伸出,勾着叶东皇的脖子,送上一个香吻!

      叶东皇灿然一笑,心情颇为不错。

      白捡一个美女,还有季布,有涟衣,以后收服楚国旧部,也也更加容易。

      红鸾帐暖,帘幕垂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

      “公主怎[海棠书屋 www.htsw.info]么还没出来?”

      营帐中,季布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不时望向帐外。

      “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当公主决定去见陛下那一刻,你就应该知道公主今晚回不来了!”

      花影端起酒壶,轻轻斟了一杯酒,站起身,递到季布面前。

      “呼!”

      季布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颓然坐在地上。

      以他的智慧自然明白,只是他不愿相信,然而此刻花影却将它血淋淋的揭开了!

      “不行!我要救公主!”。

      季布突然站起身,眼中露出一抹坚定。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