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轻小说文库 ->都市·青春 ->最强仙医奶爸叶云霄安若溪简介
听书 - 最强仙医奶爸叶云霄安若溪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247章 为了你,我愿断我一身傲骨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安若溪表情挣扎,她知道,一旦把叶云霄送她的仙灵之戒脱下来,在这穷凶极恶的歹徒面前,她将再无任何自保之力。

    “唰”TV首发

    刀光闪过,安刚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一只耳朵被人毫不留情地割了下来。

    “不要!”安若溪顿觉心脏被人捏住,流着泪尖叫道。

    “拿过来吧。”货车司机得意万分,伸出了手。

    “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放了我的家人。”安若溪咬着银牙道。

    “没问题,我的目标是你,至于你的家人,蝼蚁而已,死还是活,我根本不在乎。”货车司机怪笑道,他的目光扫了扫安刚三人,眼里尽是对生命的蔑视。

    安若溪的右手,在左手无名指上的仙灵戒指上摩挲着。

    对不起,老公,我没法眼睁睁看着家人出事。

    她深吸一口气,将仙灵之戒取了下来。

    “若溪,你不能给他,我们不要你管,你快点离开。”徐慧容目中的恐惧却被母爱战胜,她大声叫着,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徐慧容背后一个枪手举起了手中的枪。

    货车司机摆了摆手,然后凌空一巴掌,将徐慧容抽得摔倒在地。

    而后,他走了过去,抬脚踩住了徐慧容的脸,狞笑道:“叶夫人,快点把东西丢过来,要不然,你这爱女心切的母亲,就要受大罪了,看她风韵犹存,我想那些想女人想疯了的乞丐们会欣喜若狂的。”

    安若溪悲愤大吼道:“卑鄙,你放了我妈。”

    “哈哈,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为了达到目的,卑鄙又如何?东西快拿来,要不然,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货车司机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猖狂大笑。

    货车司机一边说着,鞋底踩在徐慧容的脸上用力扭动。

    安若溪心痛得无法呼吸。

    她的心里,对徐慧容一直是带着点恨的。

    因为徐慧容势利拜金,她与叶云霄结婚后,也不让叶云霄进家门一步。

    后来叶云霄逆势而起,而她也成了执掌大公司的董事长,夫妻俩才与家里的关系修复了。

    不过内心里,却未尝没有认为徐慧容是因为嫌贫爱富,看他们发达了所以才接纳了他们。

    但在这时,她才真正的明白,妈妈也是深受她的,爱得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不要动我妈,东西给你。”安若溪说着,将手中的仙灵戒用力丢了过去。

    货车司机接过这仙灵戒,稍稍一感应,顿时大喜道:“好浓郁的灵力,好深奥的法阵,但现在,它是我的了。”

    说罢,他一弹指,一道灵力打在了安若溪的后颈窝。

    顿时,安若溪闷哼一声,瘫在地上,没有了意识。

    ……

    中海直达江城的高铁上,叶云霄坐在商务座上,浑身散发着恐怖暴虐的气息。

    原本车厢里的乘客,全都脸色惨白地逃出了这节车厢。

    太恐怖了,他们根本无法呼吸,几乎以为是死神降临了。

    就在这时,叶云霄的手机响了,金德海发来了一个视频请求。

    叶云霄接通,声音如同北极的寒风:“找到了没有?”

    “回少主,那掳走夫人的家伙就在城西的沙子岭上,夫人也在那里,我们的人已经包围了那里,但那里设下了法阵,我们无法进入。”金德海颤声道,即使隔着屏幕,他都能感觉到叶云霄身上那惊天的杀意。

    “知道了,看来是冲着本尊来的。”叶云霄声音嘶哑,仿佛身体里压抑着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桌面上的杯子,瞬间爆裂。

    “少主,我们还发现,龙江十大豪门中的喻氏家族参与了此次事件,因为喻氏家族在江城也有不少业务,所以才没能触发警戒。”金德海道。

    江城早被叶云霄身边的人经营成了一个铁桶,外地人,以及外地的高手一进入江城地界,立刻会被初步甄别,有嫌疑的会被二次甄别,如果发现异地高手或修士,那么立刻就会将他们全天候监控起来,直到他们离开。

    “鸡犬不留。”叶云霄冰冷道,目光中没有一丝感情。

    “是,少主。”金德海也杀气腾腾,然后挂断了视频。

    江城,普通人没有任何察觉,但上层却已经开始动荡。

    很多消息灵通的势力都在不断地发出警告,麾下所有人都必须得呆在家里,不得外出。

    风在吹,雨在下。

    一辆列车冲破雨幕,停在了江城火车站。

    叶云霄踏下列车的同时,对喻氏家族的清洗也已经开始。

    叶云霄面无表情,出现在了江城城西郊外的沙子岭。

    沙子岭是一座坟山,几百年来,周边的村庄都将逝世的人葬在这里。

    后面再也没地了,沙子岭便荒废了。

    但这里也成了远近闻名的死地,就算是白天,这里也阴气森森,没有人敢踏足这里。

    “少主。”撼山门和云家弟子见得叶云霄出现,齐齐冒雨过来见礼。

    叶云霄一言不发,就踏入了沙子岭。

    “轰隆”

    雷声炸响,银蛇乱舞,狂风更加猛烈了。

    沙子岭突然起了雾,正在不断地翻卷着,如同怪兽的巨嘴,要吞噬一切。

    叶云霄一步一步朝山上走去,目不斜视。

    就在这时,一道阴风吹过来,浓雾之中,有数道诡异的身影扭曲闪烁,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尖笑声响起。

    普通人要是遇到这一幕,只怕已经吓尿了。

    但叶云霄却仿若未闻,也无视那朝他脖子上掐来的鬼爪。

    就这样,叶云霄走到了沙子岭的顶端。

    沙子岭的顶端有一座豪华的大坟,坟前还修筑了一个遮雨亭。

    此时,安若溪被五花大绑,吊在这遮雨亭上。

    而一个穿着黑袍的中年男子,就站在她的身边。

    她一看到叶云霄过来,激动地挣扎起来,凄声大叫道:“老公,你快走,他们是冲着你来的。”

    叶云霄那满脸的冰冷之色,在看到安若溪后,顿时瓦解。

    他没有回应她,只是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目光。

    “了不起,竟然如此轻松地闯过了本座布置的九阴迷魂大阵,想不到世俗之中,竟然也能出你这等高手,你若是生在内隐门,那还不一飞冲天啊。”这中年男子鼓了几下掌,很是震惊地说道。

    但很快,他的脸色便变得阴森起来,桀桀笑道:“可惜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对方要你死得很凄惨,没办法,最难还的是人情,所以,你必须死得很凄惨。”

    不待叶云霄回答,他又怪笑道:“原本,我是抓不到你的破绽,但有人给我指了条路,让我抓住了你的软肋,恰巧他的要求很符合凄惨的表述,也便省得我多费脑筋了。”

    说罢,中年男子一弹指,旁边一台摄像机便开始工作了。

    “首先,你自扇一百下耳光,要狠,要重,若是有一个轻了,我就切掉你老婆一根手指,现在,请开始你的表演。”这中年男子狂笑道。

    “老公不要,你不要管我了,快走吧。”安若溪咬牙尖声道。

    叶云霄目光阴沉,脑海里瞬间有百个念头翻涌。

    这遮雨亭中有一件法宝,大概能挡他零点五秒的时间。

    安若溪的后面绑了炸弹,能在零点五秒之内引爆。

    他没把握。

    “还不动手是吧。”中年男子指间寒光闪烁。

    “啪”

    叶云霄重重往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紧接着又是另一巴掌。

    “老公……”安若溪泪如雨下,一颗心简直痛得要死了。

    叶云霄,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为了她,他在践踏自己的自尊,他把他的骄傲一点一点在揉碎。

    “啪啪啪……”叶云霄却是目光幽深如深井,毫无波动,但是他的手却又重又狠地朝自己脸上猛烈地扇着。

    他的鼻子开始流血,嘴角也有鲜血溢出。

    每扇一下,鲜血就会四溅开来。

    “哈哈哈,果然是个多情种子,可惜啊,多情自古空余恨。”中年男子兴奋大笑,果然,折磨别人真是一件让人上瘾的事。

    整整一百下,叶云霄没有丝毫留力,一张脸庞已经不成样子了。

    而地上,全都是鲜血,然后被雨水晕散开来,随着水流四下流去。

    “好,很好,你们夫妻俩之间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啊,那么就表演下一个节目吧,对方的要求是下跪磕头一百次。”中上男子狂笑着。

    “我告诉你叶云霄,你不许跪,你若死,我安若溪必不独活,我不允许你受这份屈辱,听到没有。”安若溪凄厉大叫,她整个人都在发抖,感觉灵魂都被撕成了碎片。

    但是,叶云霄却是双膝弯曲,朝着地上跪去。

    “不要,不要,你听到没有,我不许你跪……”安若溪撕心裂肺地尖叫道,声音都劈了。

    以前,她感觉叶云霄生来就是来祸害她的,是前世冤家。

    后来,她感觉自己生来就是祸害叶云霄的。

    她泪眼朦胧,脑海时浮现出叶云霄一次又一次地救她于水火的情景。

    叶云霄本是傲骨铮铮,顶天立地的汉子,是那种宁愿死都不愿跪地求生的爷们。

    云省,他为她挖肉放血喂之,只为救她性命。

    现在,他又为她屈膝下跪,亲手打断了自己的傲骨。

    “砰砰砰……”

    叶云霄重重磕着头,脑袋撞击在地上的沙石中,鲜血横流。

    一百个头磕完,叶云霄抬起头,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放了她!”叶云霄声音冰寒。

    中年男子阴森地笑道:“别急,还有最后一个项目,这次你不再是表演者,而是观众。”

    说罢,他将摄像机对准了安若溪。

    “这世界上,最凄惨的事情,莫过于你的妻子在你面前和别的男人……哈哈哈……”中年男子大笑道。

    “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本尊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凄惨。”叶云霄的声音从牙缝里蹦出来,一直古井无波的目光,变得极其骇人。

    “本座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你所说的凄惨是什么感受,不过在这之前,你还是好好当一个观众吧。”中年男子阴侧侧地笑着,突然伸手,去撕安若溪的裤子。

    但就在这时,整座沙子岭,突然冒出一阵刺目的血光。

    刹那间,无数根血线收拢,猛地束缚住了这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全身冒出青烟,痛苦地哀嚎起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
X
Top